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中灵文化百项身心修炼秘学招收传人,培训前往北上广深厦及全国各地创业的高端养生人才暨心智教育人才


中灵高端男性养生项目免费培训400名前往全国创业的“房中养生治疗师”,详情见相关资讯文章

“生命灵性管理学:如何发现与实现自我生命天赋使命与终极生命价值”课程、企业领袖能量灵性修炼与灵性管理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我的世界与我的诗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1-3)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4-8)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
·中灵事业对改变人类“集体短视”的意义
·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众生
·中灵文化:以新时代修行理念开创全民修身大时代
·中灵高阶修行理念:从“修炼人”到“修炼世界”
·中灵理念阐释:做三千年之后事业
·中灵理念阐释:以培养对手为己任
·中灵理念阐释:做行业最后一名
·略谈“国家精神与世界领导力”课题成果对国家建设的意义
·中灵文化的信仰观以及有关建设“信仰中国”的主张
·关于共产主义精神、宇宙精神、国家精神与中灵文化精神
·三十年与三千年的抉择
·论武学的三重境界
·做老师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好学生
·中灵禅气正道辟谷排毒减肥养生师公益培训
·女性灵性能量修炼与气质魅力塑造课程招生暨培训讲师
·道家房中养生绝学超级“性福”密训课程招生暨培训“性治疗师
·“灵性管理:如何实现生命的终极价值”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心灵创伤疗愈与生命关系重建课程公益培训
·企业领袖能量灵性修炼与灵性管理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中灵高级睡功修炼与神圣能量养生课程公益培训
·青少年灵智教育与身心潜能开发课程公益培训暨寻合作
·公益培训前往北上广深厦创业的高端养生人才暨心智教育人才
·中灵禅气正道高端心灵课程讲师培训资讯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1-3)
 
时间:2014-5-18 14:46:03 来源:中灵文化网

我的心路历程与我的世界(

关于我人生的早期记忆:灰暗的童年

我是个极其平凡而普通之人,男性,1971年生,家住福建闽东一小镇。小时先天不足,加之家境不好,后天营养不良,是以体弱多病,是天生的“软骨头”:据我母亲所言,我出生几个月后,同龄孩子都能够满地爬滚了,我尚且不能抬头。而更为要命的是,三、四岁时的一场急性疾病让我喉咙嘶哑,差点成了哑巴。后来病虽好了,从此却留下永久性的肥厚性声带炎和声带闭合不全症状,每当说话言谈,总倍感吃力,嗓音嘶哑结巴、吐字不清,自五、六岁刚学说话那时起,张口说话被人嘲笑。由此便形成了我自小以来少言寡语、自闭内向的性格,也因此导致言语能力上的缺陷。就是这项缺陷让我饱尝了各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也让我陷入了此后长达几十年之久的深深的自卑心结。我曾经对我的这一缺陷深恶痛绝,然而也正是这项缺陷造就了我今天在修行领域的成就,因此用今天的话来说,我真的是非常感激上天给了我这样的一项缺陷,让我得已将精力放置于对生命的深层思索和对宇宙真理的追求方面,使我得已明悟宇宙生命大道。而如果没有这项缺陷,我相信自己或许能获得世俗事业的成功,但要想悟道得道以获得生命灵性的解脱,估计是很少有可能的。我也因此而感悟老子所说的:“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之妙理,缺陷也是一种生命的动力。

于我的生命缺陷给我的启示,长期以来,我很想跟一些深陷于自卑痛苦之中而自弃的朋友讲,只要学会去全然接受并享受自我生命的缺陷,那么我相信所有的缺陷都有可能成为生命成长的催化剂。《阴符经》上讲“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瞽者就是盲人,因为他们是瞎子,所以听觉敏锐,而耳聋的人却视觉发达。这是由于人都有自我补偿的需求,越是有缺陷的人,自我补偿的需求就越强烈,而动力也就越足,所以说“绝利一源,用师十倍”,就是用师导引之功十倍的意思。在庄子的文章中,他所歌颂的得道高人有些也是身有残疾者。所以我现在总结出人生幸福的法则就是“接受”与“享受”这四字心法。

正由于我童年有了一些“与生俱来”的暗点,因此在我的记忆里,童年是一片灰暗色彩,可谓百无一是唯学习成绩好,因而被父母寄予厚望。由于这些缘故,时起,我便很少与人交往,有与想象作伴。我曾凝望天空,遥想翩翩,想着人的生命、人的未来,想着茫茫天宇到底有无神仙,想着长生不老的动人传说……那时我也万万不曾想到,当年的这些遥想为我奠定了日后走上修真之路的思想基础。

 

童年独特经历:未进校园先进寺庙,较早接受佛法启蒙教育

我的童年经历相比于大多数人来说,有个明显的区别就是未进校园之前就已经经常在寺庙里跟出家人一起做“功课”了,所以我很小就接受了佛法的启蒙教育。提起这些事还跟我英年早逝的舅舅有关。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唯一的亲舅舅因染病不治而英年早逝,这也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心灵创伤事件,关于这事在我所写的《心灵创伤也是一种生命的恩赐与财富》一文中有记录。我外公早年丧妻,原本就较为孤独,临近晚年又痛失唯一男儿,其心之苦可想而知。于是便在那一年出家,后来成了一家小寺庙主持。因为我外公的原因,我在六七岁还没上学的时候(我八岁才开始上幼儿班),我妈便经常带我去寺庙看望外公。因此我经常从寺庙中听到一些佛学故事,也学会礼佛、唱诵一些经文佛号,晚上没事也经常和那些出家人、居士在一起做功课,在梵音佛乐中跟着大众一起拜佛。我记得那时当大家都在念诵佛经时,因我不会念,所以总是呆呆地望着佛菩萨像进行着各种幻想:想象着诸佛菩萨所在的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想着既然有生命轮回,那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究竟是什么样的……

童年时还有一件灵异的事情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大约是在五六岁的时候,奶奶带我到前门的邻居家走走,那时我看见邻居家的墙上贴着一张京剧故事的年画。当时有那种一张被分割成几个小画面的那种年画,各个小画面都有不同的故事情节。那时候我确确实实是看到小画面里的人物在动,就象是在戏台下看真实的戏一样,只不过是没有声音。但我的平生也仅这一次有此殊遇,当时也不觉怪异,只以平常视之。这是真实所见,决非幻觉。

 

小学时代的心灵憧憬:成为世界上最不好的人

其实我现在想起来,我后来能入法修行,跟我小时候的心灵梦想是有着深深关联的。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梦想自己会成为命运的宠儿,能够幸运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但在童年时代的我却是个异类,在某个特殊路段上,我当时却希望成为世界上最不的人!也许这让人难以置信,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

在我十多岁大概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那时由于受共产主义教育,再加以童年的纯真,总是怀有让世界更加美好的梦想。当时在上学来回的路上,我总会天真地想,假如我是这世界上最穷苦的人,那当我不再穷苦的时候,那这世界上就没有穷苦的人了;假如我是这世界上最笨的人,那当我变得不笨的时候,这世界上就没有笨的人了;假如我是这世界上最没出息的人,那当我变得有出息的时候,这世界上就没有没出息的人了……所以那时,当很多孩子都想成为最聪明、最厉害、最强大的人的时候,我却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笨、最傻、最没出息、最痛苦、最不幸的人!的确,在当时我那幼小的心灵中对于所谓的天堂是没有概念的,但那时却有个很明晰的思想,那就是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超过我,所有的人都过得比我好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成为天堂!

在那个差不多十来分钟的路上,每当我产生那些想法时,内心总被一种圣洁的感动所充满,那种感动给我带来无法言喻的愉悦与美妙体验,以至于有时到上课时间仍然深深地沉浸于其中而导致“分神”。现在,当我回想那段儿时往事的时候,总会被那时候的我所感动!所以我现在也常常回头向那时候的我学习,我也常常感谢那时候的幼小的我给了我那种与众不同的美好经历。后来我步入修行之道,拜读各家修行著作时,见到“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之句,始知自己当时的那种想法竟然契合于其中精神!那是上乘佛法境界的精神!以至于我现在在归集自己为什么会走上修行之路的原因时,总会把那段路程做为一个契机。而我现在能有幸成为中灵文化的研创者,将来将会引导着更多人跨入心灵修行的行列,看来也是跟那段短短的路程有一定相关之处。

注:中灵文化体系中有三大核心思想:一是“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二是“以培养对手为己任”;三是“做行业最后一名”。其中“做行业最后一名”思想就是源自于小时候那段路上的感悟,也体现了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佛法精神。

 

 

我的修真历程与我的世界(二)

1988年,为改变体质自学气功

小学毕业后,我因为学习成绩好,开始到离家六、七公里的另外一个小镇上中学(福安二中)。在当寄读生的六年中学日子里,由于我在语言能力上的缺陷,我自卑自闭的性格依然没有改善,很少与人交往,很少能表现出青少年本该有的阳光与活力。由于我的家族遗传原因,我在上小学时就有了少白发,到中学就更明显了,因此很多人都以为我是因忧思愁虑而致使少年白头。因此,在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的眼里,我的青少年时代是缺少阳光和活力,有的只是忧郁和拘谨,给人的印象除了老实还是老实。

上初中时,我深受科学教育观念及唯物无神论影响,崇尚现代科学,以为通过科学的探索,可以解开人类生命及宇宙间的一切迷团,那时的志向就是想成为科学家。及年渐长,至十八岁也就是1988年上高中一年级时,为改善自小瘦弱的体质,我开始学习各种体育锻炼方法,但总苦恼于收效甚微而渐失信心。一日,在书店中偶阅一本当时著名气功师赵金香老师著作的《鹤翔桩气功》书籍,方知世上还有气功修炼术可锻炼身心,真有如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心中重新燃起改造身体的希望。于是买下此书,并照书自修,竟因此而着迷于气功修炼之道。

我当时想修炼气功,只不过想改变向来瘦弱的体质,却不意最终改变了我的整个生命价值观和世界观。而我后来能有中灵文化问世,此亦为一大因缘。因此,虽然以后从未见过赵金香老师,但是我的修炼生涯却是从赵老师所著的《鹤翔庄》一书开始的在我的心目中赵老师已是等同于我的启蒙授业恩师。后来当我于2010318日惊悉赵老师2009116仙逝的消息,一陷入深深地缅怀之中!想当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赵老师所创的鹤翔庄气功拉开了全国气功热序幕,相传习炼者曾达到几千万人,可以想象当年之空前盛况。于是当时,我在心里一幅挽联敬献给老师:

鹤翔神州  昔年盛景足欣慰

功著华夏  今日仙归亦从容

再见了,赵老师!我修炼生涯的启蒙导师!愿您一路走好! 

 

1989年,于功境中见识“生死如幻灭”之象,历经苦思放弃大学梦想,发愿修行解脱

我于1988年开始修习气功,其本意也只是单纯想调好身体,并无其他想法,但万没想到的是,她不仅改变了我的身体,更为重要的是,她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价值观和生命世界。

到次年也就是1989年我上高中二年级时,我于静功修持中感到自我心灵似乎可以感知到一个超越时空、无边无界、极其庞大的宇宙生命世界!竟然还能在心幕中演化出自我人生生老病死、成败荣辱等各种场景,似乎能够感知到自己和众生在无量劫以来所经历的无数次生生死死的轮回!且场景之真,有如身临其境,功后恍如经历南柯一梦,因此我虽仅二九青春却真有经历世俗沧桑之感。从此在心灵上深深地感受了生命的无常与痛苦!始觉人生百年,实犹片刻之短,纵使日后能能名扬天下、大富至贵,亦不过为一瞬之辉,有何意义?从此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生命如此短暂,其价值与意义何在?这种经历生死如幻灭的情景后来也被记录在我的诗中,如我写的《天心吊古》一诗:

独守天心聆道音,茫茫玉宇几人清。

生生死死红尘梦,恍恍惚惚青冥云。

千古英雄千古事,万山青塚万山林。

古来贤圣归何处?静倚灵台与天行。

此期间我对自己原有的生命观产生了严重怀疑,从那开始寻找各种有关生命奥义的书阅读,包括佛家、道家著作。通过这些资料的阅读,使我对现代科学探索的局限性了解亦日益加深,明白她远无法让我了悟真正的宇宙、人生真相。于是我便遭遇了人生有史以来第一次信念危机,忽然之间,我感到自己一向认为根深蒂固的人生信念支柱轰然倒塌!不知生命为何而生?人生有何意义?如此整日心里空荡荡的,人也整夜整夜地失眠,日趋消沉。从此我深深陷入对生命终极价值和意义的沉思之中,以至觉得如果未能获得生命的解脱,一切均无意义,于是我开始重新思考自己需要怎样的人生?

那时候,我经常思索的几个问题是:

我是谁?

我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

我生命的使命和意义是什么?

我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经历我的人生?

我最终将归于何处?

然而当时我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却一无所知,心灵困惑重重。那段时日,也是我人生中最为灰沉的日子,一个人忽然之中失去了原以为牢不可破的人生信念支柱,那种内心深处的抑郁和煎苦实无以言形,只是我性格内敛,尽量不形之于表。在经历了长久时间的苦思冥想之后,便立誓修行以寻生命生死解脱之道。当时我是看到有个著名气功师僮俊杰先生在长沙创办“马王堆气功学院”的消息,并且在西安还有个分院,我想既然是“学院”,那肯定是要招人进修的,明年即将高考,既然我曾经梦想中的大学已然无法承载我了悟生命真相的目的,我为何不去彼处,也许日后会有机会得尝所愿。于是从那时起,我暗中下定决心,决定到明年放弃高考,去我想去的地方寻师求道,再也不去上作为学生最梦寐以求的大学。

 

1990年高中毕业后:漫漫坎坷寻真路

若以我在高二初期时的成绩而论,如不出意外要考上大学应是不成问题的,如今却要为了一个未曾明朗的前景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人生机遇,想到父母双亲所寄予的殷切期望,想到要如何去解释我那“谎诞不经”的人生志向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然而最终我还是不顾一切搅尽脑汁制造了一个让人稍觉得能合理性的落榜结局,其代价之惨重自不必说,我个人多年来所受的指责嘲讽、所历经的苦难挫折尚在其次,对父母亲所造成的打击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愧疚!更使我万没想到的是,我最终也没能去成我想要去的地方!

很多亲朋好友直到今天还在为我当年高考落榜惋惜不已,却不知道我在高考前一年就决定放弃曾经梦想的大学而选择艰辛的寻师问道生涯。毕业后那几年,我也参加了一些气功函授、面授班学习,但都没能让我缓解心灵上的困惑。因此,在那几年里,我几乎过着炼狱般的日子,寻道未果、失学、无业,受人非议,更令父母颜面无光,以至内心充满了愧疚、失落、迷茫、伤心、无助甚至还有绝望和后悔,但我那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沉默和坚持。

那几年里,我一次次地东奔西走,或为谋生,或为求道,然而其结果却总是一次次令人失望之极。而更令人难堪的是,几年以后,我的同学、朋友以及大多相仿年纪的人或大学毕业寻得理想工作职位,或经商顺利混得如鱼得水,相逢必语志高扬,偶聚则笑语宴宴,满座裳履鲜丽、风光云集,而唯我独斯人憔悴,对比之鲜明何其甚也,我自然也免不了成了最佳“反面教材”主角,从此亦饱受别人的异样眼光和各种非议。当时的那些坎坷经历,也被记录在我后来所写的几首诗中,例如那首《二十年回忆随笔》:

二十年来身狼藉,客泊南北历东西。

柳絮风吹尘飘没,蓬舟浪打水涟依。

急坐黄河钓鲤,闲游沧海缚银鲸。

    金钩向水中去,钓与梅开共春霁。

此诗前二句写的便是我当年情形:弃学求道,多年寻师习法未明真理,立雪无门,致使心沉迷境,身若尘飘,游阅东西南北,受人非议,其苦难言,便是当时的处境写照。后漫参百功千法终有所悟,遂摒弃外缘,心自内参,始渐闻道。黄河钓金鲤者,言浊世修真也,如沙中淘金,全凭内修内证。银鲸为世无所见,为极珍稀之物,故沧海银鲸,喻世间难闻之大道。“金钩不落水”指与世众不同之意,隐修行界逆炼还元之理。 最后梅开共春霁一句,因梅花自具品格,乃冬寒之景物,卓立于群芳之外,今言钓共春而不争春,则另指一番心志与意境。此句既是隐喻一种修行心法,同时也意指钓的并不是普通的鱼,而是在钓一种历练,钓的是一种境界从中概括了我那些年的历程与我本人的心志

    高中毕业以后的那几年里,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于求道修法方面,似乎求道、修道、证道以实现生命解脱就是我唯一的生命目标,所以我一直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静修各种功法,也因此逐渐疏远了和同学亲友们的关系。在以后的那些年里,经常有很多人把我当成“怪人”:他们很难理解在打麻将、打扑克牌成风的当地,居然还存在我这种对这些玩物一窍不通的“怪物”。但他们却不知道,我的修行经验和成果正是利用了他们在打麻将、打牌的时间积累起来的。没有人能知道了理解我那时候的生命价值观和人生理想,我一直在孤独地寻找着我的方向,度过一段又一段无人知晓的隐修岁月。所以在多年之后我写了一首《忆从前·独孤吟(一)》诗作描述此中感慨:

数载寻真经,漂泊疏友邻。

风雨孑然过,日月伴孤行。

百年烟烟梦,红尘幻幻云。

独坐三更夜,道觉谁知音?

虽然我在1990年高考的那一年里,我尽脑汁地设计了一个让自己看起来有点“合理性落榜”的结局。然而在心底下,我却隐约感到种种担忧:这条路行得通吗?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我能到达理想的彼岸吗?……当时我实在是不知道未来究竟有何结果,在我那极其有限的阅历当中还没看到有人以我这样的方式走过这条路。那时候的感觉有点象即将走入一条黑暗而不见尽头的隧道,但我却有一种异样的信心,从心底里确信这条看来漆黑得连鬼影都没有的隧道一定会有出口的,只不过是不知道我需要在这漆黑无人的“鬼地方”摸索多久才会找到出口?是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三十年,或更久?

后来证明,我是整整用了二十个春秋方才算完全走出了这条隧道!二十年后的2010年,我开始整合这二十多年的研修体悟和理法技术初步创建具有新时代特色的养生修行体系——中国灵宗慧觉文化体系(简称“中灵文化”)一种既摆脱宗教形色和理义窠臼又更具哲学思维特征,同时更为积极入世也更易成就的养生修行体系!我深信在未来她必定能改变千千万万人的身心世界!这也标志着我成功走出这条曾经漆黑无影而漫长的隧道!这是一段怎样的人生旅程?这是怎样的一种心路历程?这二十年我是如何一步一步从极其艰难中爬行过来并且坚持到如今的?……除了我,没有任何人会知道哪怕是一丝毫的情况!

在当时体系初创之际,回想当年往事,我不觉触景生情,写下一首《离校二十年心记》诗作,以记录我对这段往事的感慨:

 

二十年前弃功名,暗里曾嗟道未明。

此后云山客路远,逢人非议到如今。

一梦天音千幻觉,九莲心境万尘清。

从今再看当年处,水连天碧树连荫。

 

现在我对自己较为赞赏的一点是,即使当时在我处境最为艰难和无奈时,我对当初的选择却始终无怨无悔,尽管曾经是有过一丝的悔恨,但我还是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执着和选择,只是默默无言地以内心去参悟。每当看到诗中那句“逢人非议到如今”总会让我在脑海中钩勒起过往的辛酸画面!到现在为止,我的很多亲友、同学、家乡人也包括我的家人对我最为不解一点是认为我没有好好努力去赚钱,认为我是不务正业花太多精力去研究一些毫无用处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人士还以为我在学FLG,。对于一些好心人的忠告,有时我会进行一些辩解,但很多时候我还是“虚心接受”,但里子里却是坚决不改,依然我行我素地执着着、经历着、体验着!但这也让我在很多时候会经历生活上的困境,尤其是经济方面的窘境。当面临这些状况的时候,我偶尔也会问自己,我的那种执着是值得吗?而我总会听到来自内心深处那种坚强有力的声音“yes”!现在看来,确实是那种执着成就了我,使我成为有别于芸芸众生中独特而独立的存在!现在看来,过往坎坷也都成为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独特而绚丽的风景!成为我人生中的永恒财富!是以说,“从今再看当年处,水连天碧树连荫。”此中经历,值得有心者借鉴。

1992江苏大丰硬气功试功照

 

1994年,佛祖座前发愿:他年创法利众生

在我求道修行的历程中,曾经发生过一件也算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小事”,那就是在佛祖座前发愿。

曾经有几年时间,确切地说是从1991年到1994年间,在那段时间里,我一直纠结于要不要出家修行。原因是在1990年,也是我高中毕业那年,我从一本书上看到,说一个人如果要解脱就必须要出家修行,于是我曾经很强烈地想要出家修行寻求解脱。无奈此身非己独有,身为长子,承载双亲殷切期望,焉能一走而去?然而若不能出家修行,此身如何解脱?所以有段时间,我一直深陷于出家还是不出家的纠结之中。后来,我接触了一些出家修士,虽然我那时的修为见解是浅陋的,但我总觉得他们所讲之道跟我朦胧中的大道还不是一回事。于是我觉得出家修行也未必能定然解脱,于是也渐渐打消了出家之念。但总感以我所见识的各种世传修行之法大多抱残守缺,多执于形式和理相,不得究竟,而寻觅高修之法却一直未能如愿,其内心之痛苦实无法以文言之一二。由此亦深感俗世众生得法不易,入世修道艰辛重重。经过重重思虑之后,我于1994年到我外公主持的寺庙里,在一张纸上写下我今生志求解脱之愿,并在佛祖座前跪下祈愿:祈请我佛慈悲,助我得遇法缘,参得上乘生命解脱之法。他年我若得,必创立一种适合在俗世中修行的解脱之法传渡有缘,以此回报佛恩!祈请完后便将纸焚烧于佛祖座前。

或许有人谓我发愿普渡众生为“伟大”之举,实则非也。我一向觉得自己的品行并不值得特别恭维,只是当初我稍读佛经,略知佛理,知自己业障深重,非发此愿无以救赎,实为不得已之为。所以我现在志在普传中灵文化以济世利人,也是基于当时之愿,是以我曾作《传道自勉诗》以为勉励自己莫忘当年之愿,诗曰:

红尘普渡道千钧,莫忘当年立誓情。

三十六宫菩提现,报得佛恩了愿心。

  希望在未来,我能将中灵理法曾罗于世众,以不负当年佛前之愿!

                                   中灵文化网  灵宗

 

 

我的修真历程与我的世界(三)

 

1995年,清江开悟,初识大道

那些年来,在当时前席卷全国的气功热潮中,我通过面授、函授等方式学过不少于十位著名气功师的各种养生修行功法,这其中便包括我生命中的贵人和导师——武汉灵源功法系统创始人罗起纲先生,在他的传教之下,我找到了照亮前程的心灵明灯,此后我终于迎来修行境界的转折和突破!其标志便是1995年冬的清江开悟事件。

1995年冬,我在杭州参加了当时陈乐天大师的天功培训班后,受浙江省乐清市清江镇天功功友徐乐生、董得明的热情邀请,在清江镇整整住了三个月。由于我当时的工作单位是一家茶厂,冬季放长假,要次年春季才重新上班,我又是个未成家的单身汉,因此可以放下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日夜兼修。那时我刚炼罗师父所传的“心灵大法”,这部法的层次很高,是真正修道级的,再加上天时、地利、人和皆备,类似半闭关式修炼,可谓进步神速。那时我每天早晚对人生、对宇宙自然界的认识都是不一样的,真有一日千里的感觉!那时经常和天功功友们去给老弱病患的乡亲们调理身体,往往一出手就能让人感觉到效果,那状态真是非常的棒。

 

照片:1995年冬与董德明徐乐生摄于杭州西湖畔

 

那时我最大的收获是获得佛法禅理修悟境界的提升!当我以师传“心灵大法”中的“极限道法”去参修佛法时,很快就领悟到万物无所不在的“空性”!对曾经困扰多年的心中迷雾刹那间便有“豁然顿悟”之感!这也源于我当时对一切法不执着的心态。虽然我当时修的是“心灵大法”,但是在修炼时我却忘掉一切所学之法、一切所悟之理和一切世俗情理,使灵台空寂,以本心直入虚空,顿见本来,以无形修证有形,以无为通达有为,了悟禅宗“有法皆破、一法不立”之理,遍见众生之佛性而不以“三十二相”见佛。而入功境以后,便有真机示现,便依各种气功、密宗、道法、禅宗等各家各法通融之道自生万法之法以演示禅机,在灵修时对于功境中出现的一切幻相也是见魔杀魔、见佛灭佛,决不落于形相。

 

照片:1995年冬徐乐生帮我拍的清江大桥留影照

 

在此之前我亦常观阅佛经参悟佛理,尚可与人谈佛论道;而后我放下一切理法,以本心去体证宇宙本源时,获得对宇宙本体的感知和认识,始见万法之本源、万佛之本尊妙义,始知如来真谛,顿觉万车经卷实无一字可言,而大道之真亦无一言可语,真的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从此我视万卷经书无有一字,感悟世上真经其实就在一沙一水一尘之中,而非在经卷之中。从此我见一切众生如见十方如来、闻一切音声如聆金刚楞严;从此我可以无佛,而佛不可无我;我可以不空,而空不可无我。由于有了道上的见地,从今往后便觉这世界上不再有可能阻挡我之物,故我可以任行天下而无阻滞,可顺逆纵横而无摭拦。后来我写过《禅悟》诗二首以铭记此间体悟:

一尘一水尽真经,粪土凡夫佛显形。

时人不悟真法理,只缘空诵金刚经。

朗朗乾坤日月清,平生只为大道吟。

金丹舍利非至上,佛祖仙尊是假名。

经卷万车无一字,法身千亿显凡形。

有人问我灵山路,觉海心舟水连云。

 

在清江修炼之际,我还获得大光明法身修炼秘法。当时我进入功态之时,觉察有个“大我之身”包罗天地宇宙,光明灵净,容过去、现在、未来三界于一体,无边无界,无有穷尽,万物皆在此身中,宇宙有毁而此身不毁。正是道家所说的“神满虚空,法周沙界”。得此奇境,令我顿感生命不可思议,修真不可思议,从此,我把以前的“修炼人”意识上升到“修炼世界”意识,也因此得悟光明大法身修炼之法。后来我把这种“法身”悟境跟徐乐生功友分享时,他感到不可思议也不可理解。这其间我还悟到其他各种法门,再后来我是知道了我之所以在那期间有那种“奇遇”,其实那些法门都与我累世所传承的法脉有关,他们都封存于我的深层意识之中,而在某种机缘启迪之下,会自然地开启而被自我意识所认知,于是从“潜在”变成“显在”。

因此可以说“清江开悟”是我修行生涯的重要转折点。回想到我在此一年前在佛祖座前发愿之事,似乎觉得此二者间是有着某种联系的,我觉得我能有那种殊胜悟境,是我所发的大悲菩提心愿开启了我内在的灵性指引之光所致,是以我时常感恩佛陀,同时我也非常感谢清江功友徐乐生、董明对我的知遇之恩,让我得有此悟境。因此,这么多年来,我总是时常想到他们,总会想到当年在杭州学天功时一同在西子湖畔留影的场景,未来我也将会以我的方式来报答他们。2010年,我曾作过一首《思忆清江功友感题》一诗记录了我的思忆之情,诗文如下:

 

至今别后十五年,总念故情思往前。

志业未成羞告友,只堪梦里忆君颜。

心持大道随云月,身事沧桑系雨烟。

犹记西子湖边影,遥想清江水涟涟。

 

顺便说下,此诗的创作过程有个小故事。

201011月下旬的一个下午,我开始入座修功之后,在功境中忽然浮现当年在清江修悟的各种场景。其实这些年来我总是想到那时往事,总想再游故地再会故友。然而一想到自己这些年来,由于大部分精力都用于研修各种养生修行理法,致使世俗事业无成,实感愧对故友,致使别后十五年来终未成行,但我对他们的想念却与日俱增而无减当想到彼时彼景,很自然地由心中生成前两句诗:至今别后十五年,总念故情思往前。志业未成羞告友,只堪梦里忆君颜。但后面的诗怎么作却一时无法想出来。就在这时候我在手机中设置的闹钟却想了起来,因我要在下午四点半左右去幼儿园去接我5岁的侄子。于是我便收功下座骑车赶去学校接人。

当我赶到幼儿园从楼上教室中接过孩子往回走到下楼梯口的时候,在一片非常嘲杂的人群喧闹声中,我忽然感到内心中有一阵畅快感,同时从那里面飘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心持大道随云月,身事沧桑系雨烟”!这不就是我要的诗句吗?只是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场景下无心而自流出呢?因为当时正处幼儿园刚刚下课放学,所有的走廊、楼梯、过道到处都充满了孩子和过来接送的家长们,幼儿园的广播喇叭里还高声播放着嘹亮的儿童音乐,可谓是人声鼎沸!而楼梯口更是最为嘲杂、拥挤和喧闹的地方。在那种环境中通常我们只会去想怎么更好地带好孩子安全下楼,绝不会去想要怎么吟诗作赋。然而我却偏偏在这种最不可能创作诗词的环境下,于无心中“流”出了这样一句诗句。我不知道它能否算得上佳句,只是这种体验真的是十分特殊,也是十分意外。

在我跟徐乐生、董德明他们的交往当中,最难忘的有两个画面,其一是在杭州学功期间和他们一起游西湖并摄影留念;其二是住在清江时,因乐生是摄影爱好者,经常会带我到清江大桥上玩并拍摄影写真,所以我时常会想到跟他一起在清江大桥上远眺江面欣赏江景的画面。所以回家后我想到这两个画面,稍一琢磨便写下“犹记西子湖边影,遥想清江水涟涟”。最终完成了这首思忆功友的诗作。

可以说,乐清市清江,是我生命中的福地!在我的生命记忆中,永远有个地方名叫——清江!

 

1996年,峨嵋山国际气功大学进修

1995年冬,我在浙江乐清市清江镇经历了清江开悟事件之后,当时在悟境上曾有“万里无云”之感。然而后来我回到老家原先熟悉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以后,感觉悟境开始退转,一些原本已经消逝的生活、工作烦恼又开始慢慢侵占我的心灵。于是又让我萌发了想寻找清净之所将其巩固之心。于是在1996年下半年,我以离职方式专程到当时由国内著名气功大师魏令一先生创办的、位于四川峨眉山市的国际气功大学进修。当时我报的是周易学专业,原本想进修一年(两个学期),但一个学期过后,我感觉已经找到了曾经的悟境,对空性的证悟也更加深刻了,悟境也更为稳定了。

我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功境中参悟一首禅偈:“竟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手把梅花嗅,枝头春意已十分”。 后来也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竟然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此中境界就象我在后来所写的一首《修行随笔》感悟诗作:

夜黑无影日悬光,闹市喧嚣若空山。

潮起钱塘连天尽,不见滴水落腾江。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一首矛盾百出的诗,既是“夜黑无影”又为何还有“日悬光”,既然“闹市喧嚣”又何以会“若空山”,这就是修行境界的奥妙之处,难以言形,一说便破,所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是也。著名佛教居士傅大士曾作过一首让人有点莫名其妙的偈语: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在桥上走,桥流水不流。其实这是关于法身真境的描述。而我后来所写的一首《修行随笔》也是化用了其中章句,也算是我个人的解悟吧。诗文是这样的:

心动风不动,缘生树未生。

人停桥在走,尘境无纤尘。

此外,我还领悟更高层的“无形法”修炼之道,觉得气功大学所教的那些有形法对我而言已不具有很大意义了。另外,我感觉我所领悟的心法不要说是同学,即使是带课老师也无法明白,既无法与人交流至心要语,再呆下去好象意义不大,便没有继续在气功大学进修了,到了1997年上半年我便离开了峨嵋山市,离开了那个座落在峨嵋山市西街99号的国际气功大学。

 

2000年之后,悟境深化,领悟“无法之法”,进入随心所欲的自由修行境界。

1997年,我离开国际气功大学之后,开始重新进入社会工作。我曾短暂地进入期货经纪行业,但后来还是回到我老家的原工作单位——福安市甘棠镇北门茶厂上班。到2000年,我的修行年限已超过十年。这十多年来,我不仅参学佛、道、气功界多位前辈功法,另处还购置了一些秘本资料以为参考研习;为拓宽自己的思维和见解,还学习了十多年的周易预测、风水,另外也花了些时间了解西方哲学以及那些年培训界所流行的成功学等。

在所有的师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武汉的灵源功法系统创始人罗起纲师父。我通过深度参悟罗师所讲的“法无定法,随心即法”的理念,而获得对“无法之法”也就是“无形法”的修炼要旨。

 

照片:1997年与灵源功法创始人罗起纲师父

 

在一九九五年我在浙江省乐清市清江镇的功友家住了三个月,期间修炼罗师“心灵大法”时初步悟得“无法之法”修炼之道,从此顿悟万法空性而迎来修行境界的全新突破。但后来辗转红尘因受世俗事务影响悟境又有所反复,以后几年又徘徊在有形与无形之间。1999年我修习了罗师的密传班——宇宙整体大法之后,领悟到更高级的修炼法门,在修法形式方面就更加自由了,2000年以后就基本以“无法之法”修炼为主了,比较彻底进入要算是2005年以后了。

“无法之法”讲究“空生妙有”,是要在空性中显现真如自性妙用,心法上讲究“心无一法而自生万法”;讲究以内在本觉直入万有本源探索事物本质层面,一灵虚照,大千独觉;讲究心境开放,无以分别,“既无一法可依,亦无一法不可依”,以无分别心而自见细微分别,自生万有之法。这也是体现在我现在提出的中灵修持总纲上面:

慧觉灵宗,直证本源;

无修无为,万法自成。

这其间体现了空与有辩证关系。佛家讲空,常让不明真道者误以为这是消极思想,而实际上这恰好正是佛家思想的高明和智慧体现。然而自古以来,即使是精修多年的佛法修行人士也往往无法领悟真正的空性妙义,常常把那种毫无生气的枯空、顽空当成空性,陷入到一种能死不能活的无用之空境地,这是修行人需要竭力避免的。所以我所阐述的修行之理,讲求要在空中自生妙有,于无心中现有心,于无法中自生万法以对治万种心境,使空与有相成相生。我也把我所悟创的一些养生修行法称为“禅气道养生修真法”,正如我写过的《咏中灵禅气道修真法》中所言:

习禅入空性,御气生妙有。

空有两相证,乾坤造物功。

三千功行满,云泥化金光。

笑看玄玄身,谁能与我同?

但对修行者而言,他能在空性中生出多高层次的法跟他本身的传承法脉是有密切关系的。而这些法脉中,有的是显性法脉,有的则是隐性法脉。显性法脉通常较易理解,而隐性法脉却不易被人所认知,因为他通常涉及到修行者本人累世多生的传承信息。所以能否使隐性法脉显化对修行者来说是非常重要而关键的。

·中灵文化百项高端养生修身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
·中灵文化运动:开启高端心
·“灵性管理:如何实现生命
·关于我的孤独情怀与孤独诗
·中灵文化百项高阶身心修炼
·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
·灵性管理:东方式的量子管
·灵性管理·禅气心法与“千
·灵性管理:以“修炼世界”
·佛家心想事成之法——大准
·高层丹道修炼理念揭秘:整
·辟谷的革命 彭印高(教
·修行体悟:“本心直入”与
·服气辟谷 道家治疗糖尿病
·灵宗修行法与寻常气功修炼
·断食疗法及功效
·暗物质和暗能量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
·人与宇宙能量场(转载)
  首页 | 中灵动态 | 中灵课程 | 中灵历程 | 中灵论道与心法 | 中灵精神与理念 | 灵性管理学研究 | 中灵养生专栏 | 中灵诗作 | 中灵规划与杂谈 | 其他参考 | 招聘合作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07 http://www.lingz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灵文化网——禅气正道养生文化与《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的传播者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ICP备09110418号 | 电话:18911369889(林老师)  
地址:福建省福安市金湖路京都美景花园6号楼   技术支持:深圳开心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