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中灵文化百项身心修炼秘学招收传人,培训前往北上广深厦及全国各地创业的高端养生人才暨心智教育人才


中灵高端男性养生项目免费培训400名前往全国创业的“房中养生治疗师”,详情见相关资讯文章

“生命灵性管理学:如何发现与实现自我生命天赋使命与终极生命价值”课程、企业领袖能量灵性修炼与灵性管理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我的世界与我的诗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1-3)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4-8)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
·中灵事业对改变人类“集体短视”的意义
·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众生
·中灵文化:以新时代修行理念开创全民修身大时代
·中灵高阶修行理念:从“修炼人”到“修炼世界”
·中灵理念阐释:做三千年之后事业
·中灵理念阐释:以培养对手为己任
·中灵理念阐释:做行业最后一名
·略谈“国家精神与世界领导力”课题成果对国家建设的意义
·中灵文化的信仰观以及有关建设“信仰中国”的主张
·关于共产主义精神、宇宙精神、国家精神与中灵文化精神
·三十年与三千年的抉择
·论武学的三重境界
·做老师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好学生
·中灵禅气正道辟谷排毒减肥养生师公益培训
·女性灵性能量修炼与气质魅力塑造课程招生暨培训讲师
·道家房中养生绝学超级“性福”密训课程招生暨培训“性治疗师
·“灵性管理:如何实现生命的终极价值”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心灵创伤疗愈与生命关系重建课程公益培训
·企业领袖能量灵性修炼与灵性管理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中灵高级睡功修炼与神圣能量养生课程公益培训
·青少年灵智教育与身心潜能开发课程公益培训暨寻合作
·公益培训前往北上广深厦创业的高端养生人才暨心智教育人才
·中灵禅气正道高端心灵课程讲师培训资讯
 
 

关于我的孤独情怀与孤独诗作
 
时间:2017-9-19 17:36:11 来源:中灵文化网

缘起:纪伯伦的诗

最近读到阿拉伯文学的主要奠基人被称为“艺术天才”“黎巴嫩文坛骄子”·哈·纪伯伦写的一首诗,其中有几句:内在体会越丰盈会经历越巨大的孤独这种孤独只有遇上了内在更丰盈的人,才能真正与自己合而为此时生命全然的绽放”。

原诗较长,后面还有一些文句。由于我是个享受孤独的孤独者,这些文句由于触动了我内在的一些东西,于是引起了我的一些共鸣和思索,故借此发文谈谈自己的一些感想、感慨与感悟。

我的孤独源于我曾经的内在丰盈体会

对我来说,由于在1989年上高中二年级时在气功修炼中见识了生死如幻灭”的功境幻象,在短短数个月的时光中仿佛度过了无数次生死轮回(有兴趣者可以参看中灵文化网“中灵历程”栏目的相关文章)!这样的体会大抵也可以称得上是极致丰盈了!我也因此而改变了曾经的人生梦想,在当年就决定高中毕业之后便不上大学而是寻师求道,从此立志修行探索生命与宇宙奥秘。于是在二十多年后的2010年我整合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探索成果创建了中灵禅气正道文化体系。而这一切的因缘可以说始于1989年的那些充满玄奇意味的难忘的功境体验。

正如纪伯伦所说的:内在体会的越丰盈会经历越巨大的孤独”。确实是如此!自从我经历了那在短短几个月经历无数次生死轮回”的极其殊胜的功境体验之后从此便给我带来了巨大无比的孤独感从此之后,我似乎再也没能跟人有过真正发自内心的交谈和沟通!有的只是礼节性的交往和表面性的沟通,即使以后遇见了很多修炼气功的功友和修行同道也是如此。那种体验,一方面自己很难用精当的语言去描述,另一方面我想即便自己能做到这一点,但别人想必还是很难能理解和认同的;而即便可以理解,也是很难体会到由于这样的经历会给自身的生命理想和价值观带来如何巨大的改变。所以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来,我一直习惯性地孤独着进行探索。

孤独使我成为一名“诗人”

在至今为止我的人生生涯中,最具意外同时也具有一定传奇色彩的“成就”有两项:其一是我于2008年5月2日在禅修功境中经历了极其震撼的心灵顿悟体验而发现和提出《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其二就是自2008年下半年以来至今创作了上百首有关修行方面的诗作(其中大部分都是在2009年至2011年这三年间写的),成为一名被某些读者所称呼的“修行诗人”。

这些年来,我一直把自己能够成为一名“诗人”当成纯粹的意外!或许对别人来说有点难以理解的是,我一直觉得,我是彻头彻尾都似乎从没想过要去写诗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其一,我这二十多年来似乎唯一的兴趣和爱好就是研究养生修行文化,对于文学写作方面天然就提不起兴趣;其二,我本人只有高中文化水平,并且上高中时我的语文成绩也不算好,属于及格水平,语言能力更是自孩童时代起便一惯性地烂得令人发指,而我知道,写诗是需要有较高文学修养和文化素养做支撑的,很显然这些我都不具备;其三,对于诗的了解,我顶多也只是在高中时代学过一些关于格律诗的基础常识,远远够不上作诗的要求。正是由于这三个方面原因,我是从没想到要去写诗的!但我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能够在2009年至2011年短短三年间创作了近百首诗,并且有的居然还不差,也曾收获到一些“脑残”读者的好评和谬赞,说什么“大气磅礴”、“境界高远”、“灵性十足”、“才华横溢”之类的也大有人在。时到今天,如果有人要问我为什么会成为“诗人”的话?或许我可以回答:孤独使然也!确实就是长期以来的孤独感让我成为了一名“非典型”“诗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对我来说,先是有1989年所经历的见识“生死如幻灭”的功境开启了我最初的孤独求道生涯;接下去就是此后的二十多年来,通过我所传承的各种修行方法尤其是一些高级精神修炼技术的修,让我接触到一个难以被人们所想象和触及浩瀚而庞大的精神世界,使得我的人生理念、信仰、价值观乃至很多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我所触及到的精神世界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难以理解和想象的,为了不至于使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这二十多年来我不得不深深隐藏了挚心之言。因此,这二十多年来,常感叹因己之志向独异于人,如居万仞冰崖难寻故人知音,空有满腔情怀却难寻可以倾心诉说之人。因此对我来说,可以说这二十年来没怎么说过真话,只是混世应俗而己,这也是无奈之举。当一个人身怀不可告人之志的时候,也就注定要不可避免地与孤独和寂寞相伴。这样我便有太多在日常生活世界里无法向人们表达和倾诉的内容,日积月累,当积蓄得太多的时候,便自然想寻找一种可以渲泻这些情感与情怀的渠道。正如我在一首《知音叹》的诗作中所咏述的那样:

二十年来未吐真,只缘志向出群伦。

自从一梦南柯后,便视功名若粉尘。

府金章穷圣道,阎浮墟影觅法身。

万仞冰崖谁知己?禅心一味语何人?

曾有一位诗人说过,诗是给灵魂搔痒的,当灵魂痒了就要去搔,不痒就歇着。对我来说,写诗只是给我内在的灵魂和思想世界寻找出口的方式,于是它似乎就自动也就是自然而然地生成了,并不是我刻意去做的

我在前面所谈到的,源于我所传承的精神修炼技术修持,使我拥有了独异于人的精神世界,长久以来难遇知音,因而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无法与人交流我内心的真正思想与精神,封闭日久,所压抑的情感和情怀便需要寻找出口来发泄。于是最早在2008年的一些日子里,也就是我被授命创建一个具有新时代特色的新派养生修行体系的那段日子里,当我进入禅修功境时,总能够感受到潜藏在我心灵深处的那股汹涌澎湃、激昂高亢的生命激流!那便是我生命灵魂深处的召唤之声!而再往后,那股灵魂深处的生命激流的摧动下,自我意识似乎能够“自动”地从我的“识字库”当中寻找与其精神要旨相关匹配的文字组合成具有一定旋律的语言音符——那就是诗!于是任随着那股生命激流的律动与自然流淌,使我在那往后的三年中不知不觉地创作了近百首诗。因此我的诗可以说也是我灵魂之音的呈现方式!所以在2011年曾经有位中文专业毕业的读者向我请教如何写诗的问题时,我的回答是:“我的诗不是用脑子“想”出来的,而是自己“流”出来的”。确实在我所创作的很多诗中,在创作之前我是毫无想写诗的念头,然后在进入禅修境界时,由于触碰到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于是出了功境之后便莫名其妙地拥有了灵思妙想,于是挥手间便有诗作出世。所以我说我的很多诗都是以一种“无心自成”的方式自动“流”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

佛说一花一世界”,对我来说则是“一诗一世界”:每一首诗中都对应着相应的精神世界。对于在日常生活中自认为对我非常熟悉的人来说,也许只有在我的诗中才能感受到隐藏在我平常外表下面庞大到难以想象的世界!那是我生命的神性国度!也是宇宙真理之光所编织的灵性世界

我独特的修行经历造就了我遗世独立的志向——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

在我所创建的中灵文化体系中,有一项最为核心的理念就是“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

由于在近三十年前的1989年我在气功修炼中见识了那种“生死如幻灭”的功境,由此开启了孤独的修行悟道生涯;而在经历了二十多年孤独的修行生涯之后又创建了具有个人特色的新时代养生修行宗法体系——中灵禅气正道文化体系,从此我拥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所谓的“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简单地讲就是:首先是我要通过我所感悟的宇宙精神把中灵文化建设成值得传承后世的人类精品精神文化,而后再通过自己和团队的创业行为将中灵文化精神、文化理念与文化技术弘扬于世界,致力于为世界留下一座金碧辉煌而历久弥坚的精神文化圣殿!使我们的生命价值信仰理念能够成为国家精神、民族精神乃至世界精神的一部分,使之与人类未来漫长的文明发展历史永久共存!使之能够象灯塔一样指引着人类精神文明的前进方面!成为推动整个人类精神文明进化的一支力量!使得世界在三千年之后还在传承我们的文化精神、价值理念和我们的事业!这就是所谓的“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的真正内涵。

然而自从我的这项理念提出之后,便有很多朋友表示无法理解。

诚然,按照绝大部分人的思维,人的一生不过七八十年,如何去过好这七八十年才是正常人的思维,讲要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确实太过虚无缥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太不落地了。因此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来讲,我的思想和理念顶多类似狂妄自大者的臆想和狂想罢了。然而我在这里想说的是,我在这方面的思想理念之所以和绝大部分人有很大差别,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各自的参照系尺度不同!对我来说,一是由于经历了“生死如幻灭”的功境,见证了整个人生七八十年其实只是一两秒的“真相”;二是由于我所修持的主要功法是与宇宙精神也就是稻盛和夫所说的“宇宙意志”沟通,所感悟到的是“宇宙级”参照系尺度的精神境界,因此,在人类世界中看起来遥远而漫长的三千年在“宇宙级”的参照系尺度中其实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已!事实上站在我内心所触及到的参照系尺度看来,三千年仅仅只是一个起点!所以我要说“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而不是“做三千年的事业”。因此,对于任何没有经历类似我那些“内在丰盈体会”的人来说,他可能全然无法理解我所说的“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这种理念所具有的真正内涵和意义,以至于将它与狂妄自大之人不切实际的臆想和狂想相提并论。其实这也是很自然的,毕竟参照系尺度的差异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好比你站在一百米的高度看世界和站在一万米的高度看世界是无法相比的,更何况还有看得到和看不到的差别。

关于我的宣言:宁可孤独地死在做三千年事业的坎坷路上,也决不愿“荣耀”地活在做三十年事业的豪华别墅里

前两年,曾经有位做企业培训的朋友打电话劝我说,林老师,你千万不要宣扬你那个“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的理念,甚至连三百年都不能讲,因为在当今浮躁的现实社会里,人们普遍所思所想的都是怎么获得眼前的利益,你讲的太远太过超前,没有人会相信,也没有人会追随,到时候你将很难推广你的中灵文化以及你的各项课题研究成果。

从现实来说,我这位朋友的话确实在理。, 事实上这几, 年来有好多位朋友和熟人都跟我提过相类似的看法,比如我的一位长辈亲戚跟我说,中国历史有确切考古证据的也就是3700多年,你提出“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实在过于匪夷所思了!换言之,也是叫我不要去提这样的理念。

那些朋友和熟人对我所说的话,很多我是比较认同的。就现状来说,可以说世界上99.9%的人都只是想着如何做三十年甚至更短的事业能想到要做三百年事业的都可以算得上是麟毛凤角了,更何况是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然而我认同他们的话并不意味着我要放弃宣扬自己的理念,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这句话是我对自己生命终极目标的一种概括和归纳总结,在这句话的背后有我整个根植于灵魂深处的生命信仰和生命信念系统在做支撑,其中涵盖着我所参悟的宇宙大道真理的力量,因此宣扬“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理念其实是在宣扬这句话背后所隐含的各种价值理念精神,其中包括中灵文化的核心价值观:追求为世界留下什么而不是从世界中得到什么!在我看来,我的生命使命就是要向世人宣扬这些精神价值观的,这也是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的主要目的!所以我不可能放弃,这是其一。

其二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宣扬这类观点和理念,这就使得我们的行为具有稀缺性甚至唯一性,从而具有不被取代的意义和价值,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不仅不能放弃,反而要更加坚持。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假如世界上已经有太多太多人在宣扬某种价值主张了,多我一个或少我一个意义都不大。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甚至包括很多精英阶层的高端人士都只是在追求做三十年甚至更短的事业,使得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缺乏长远性的规划,造成人类社会必将面临集体性短视危机”,而未来通过我们“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理念的宣扬,或许将有助于改变这一点,哪怕是极少极少的一点点!关于这一点,有兴趣者可参阅本人拙作《中灵事业对改变人类“集体短视”的意义》。所以正是因为没有其他人发出这类声音,才彰显我们的声音更具特殊的意义和价值!所以对我来说,不仅不能放弃自己坚定信奉的理念,相反是要采取适当的策略争取能够放大我们的声音,让更多人听到我们的信仰和理念。当然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坎坷,甚至充满了艰巨,但恰恰也是体现我们的生命价值和意义所在。对我来说,也是为此提前做了一些准备,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宁可孤独地死在做三千年事业的坎坷路上,也决不愿“荣耀”地活在做三十年事业的豪华别墅里!这便是我独一无二的生命宣言!

明代心学大师王阳明讲曾在诗作中写道:举头望天地,无我这般人”。而我亦有同感,所以对我来说,很可能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只能孤独地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和理念。

关于我多年来的行动目的之一:寻找与自己有缘的“内在更为丰盈”的人

对我来说,由于我的特殊经历使我的很多思想和理念迥异于他人,再加之我自小以来低调、内敛的性格,因此在过去很少去讲自己真正想说的话,因此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沉默和寡言中度过,因为我找不到能够和我真正进行思想交流的同类。这一点从世俗角度来说,过得确实有点压抑。著名的哲学家尼采说: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虽然我远远算不上什么“更高级的哲人”,但我却深深地体会到做为高级哲人所拥有的那种独特而深刻的孤独感。

对于做为人类的一员来说,做为群居动物,总是希望能够得到同类的理解,所以这些年对我来说,一方面安于自己的孤独,不会因为别人的不理解而放弃自己的信仰和理念;另一方面又不甘心自己的孤独,总是希望能够找到能够理解自己思想理念的人。我曾经写过一首《独孤行》的诗,以其记述了我的一些思想感悟以及我在寻找知音方面的感慨。诗文如下:

御剑苍穹,横渡虚空。

独行三界,万境同融。

知白守黑,何拘雌雄。

壮士怀柔,气吞虎龙。

喜乐由心,抱道始终。

沧海桑田,随意从容。

山河万里,渺若轻虫。

乾坤浩瀚,只在囊中。

紫府神游,志极九重。

天上地下,我与谁从。

众里寻伊,无觅踪。

禅心谁共,水月青空。

诗中的知白守黑源于老子《道德经》章句知其白,守其黑;其中的山河万里,渺若轻虫;乾坤浩瀚,只在”这两句被我视为“神来佳作”之一,它表达了我所感悟到的由于参照系尺度的改变而带来的对事物感觉差异的理念,在我前文的论述中已谈到与此有关话题。

纪伯伦在他的诗中写道:这种孤独只有遇上了内在更丰盈的人,才能真正与自己合而为此时生命全然的绽放”。我也曾经觉得,也许只有遇到经历过跟我有类似生命体验的某些人才能让我产生畅快淋漓的感觉,那才是生命真正绽放的感觉!所以在过去的很多岁月里,我有时会问自己,天地间谁与我同行?这世界上还有谁会跟我一样有着“做三千年事业”的梦想而事实上这些年来,我也一直试图能找到与自己有缘的那种内在更为丰盈的人”,既可以是异性,也可以是同性。所以我在《独孤行》这首诗中写道:“天上地下,我与谁从”只不过稍有点遗憾的是,至今为止,其结果几近于如我在诗中所说的“众里寻伊,无觅其踪”。庄子讲“我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对我来说,也暂且只能与碧水青天、长空皓月聊说和交流我灵魂深处的思想与志向了,但我还是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些真正的知音之士以慰平生

关于我的孤独感悟:唯有安于孤独者方能领会巅峰生命境界

虽说我这些年来也尝试去寻找能解我孤独的知音之士,然而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安于自己的孤独,因为我知道那种与自己投缘的“内在更为丰盈”的人通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此外还有一点就是,如果从更大的视角而言,所谓的孤独也只是相对于平常约定俗成的说法或视角来看而已,从真正的觉悟者的角度来看,其实是不存在孤独的。我曾经在2016年所写的文章《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中讲到几句话,比如:源于我在高层悟境所见,任何人以及任何存在都是我或者说是我的一部分”,“这世界上所有的人以及一切存在原来都是“我”,或者说都是“我”的一部分,跟“我”都是一体的,都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当你有这份认知与觉知的时候,从宏观境界上讲你是不可能孤独的,你会感到你和整个世界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尤如滴水融入大海不显个体一样。既然世界的一切存在都是自己的存在,又如何会有孤独呢?

  关于这一点,在纪伯伦的诗中也有讲到。纪伯伦在诗中说:重生之后的又一次成长会让你变得真正的强大你不再孤独了因为每一个众生就是你自己”。诚然如是,就这点来说,确实是与我之所见全同,因此单单从这个方面来说,纪伯伦也可以算得上是我的知音了。不过关于这种“不孤独说”也只是限于从更大的视角来说而已,从生活常态而论,这种人还是很孤独的。宏观境界的不孤独与生活常态中的孤独似乎形成一种悖论,然后事实上却是一体两面,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深有感悟的。

另外,关于孤独,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这样的说法:

孤独是灵魂的放射,理性的落寞,也是思想的高度,人生的境界。它没有声音却有思想,没有外延却有内涵,孤独是一种深刻的诠释,是不能替代的美丽。

孤独,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圆融的状态,真正的孤独是高贵的,孤独者都是思想者,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的思想是自由的,他面对的是真正的自己,人类的思想一切都源于此处。

佛陀、基督、穆罕默德、老子、庄子、爱因斯坦、牛顿、爱迪生、达尔文等人类历史上的所有伟大思想家、发明家,无不是孤独者。

还有人说,当一个儿能忍受孤独时他就成为生活的强者

由于我个人是个孤独者,也一直享受着自己的孤独,并在孤独中获得了自我生命的沉淀、成长与超越,所以对于以上的说法是比较认同的。在我个人的一些文章里,也时常会宣扬自己的一些“孤独论”,比如我曾在一些文章中讲过:

“这世界上,很多人向往修行,但他们往往不知道,选择了修行往往也就意味着选择了孤独。因为只在在孤独中,你才能面对真正的自我,从而重新发现自我并创造自我。对于修行者来说,孤独是一种境界

唯有在孤独中,才能绽放出思想的灵光!

此外我还有属于自己原创的与孤独有关的个人励志格言:

伟大的梦想总会与孤独同伴,唯有安于孤独者才能领略巅峰生命境界”!

对于胸怀天下的“造梦者”而言,孤独是必然的,是他生命中必然要承受的一种“失去”,只有经历了这种“失去”才能换取伟大梦想的实现!

限于篇幅,关于这方面的话题我只分享这些了。不过孤独虽然有很多好处,但是我想要提出的一点是,我们务必要把有境界的人格孤独和那种病态的性格孤僻严格区分开来!比如有些人因看不惯社会中的某些现象,于是愤世疾俗,离群索居,独来独往,这便是病态的性格孤僻而不是那种具有一定境界的人格孤独。如何区分,由于篇幅关系,我这里只提供一个参考,那就是:智者的孤独在心境上是超然、中正和平和的,对社会上的一切现象都有一种天然接纳心态,即使对社会上发生的某些极端性事件,或许有时会显示出一些正常而合理的愤慨之类的情感情绪,但通常不会把这类事件扩大化而产生偏激的看法;而性格孤僻者却往往有很多对社会的偏激态度和负面看法。这或许可以做为一个重要的区分标准,当然只是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关于我的孤独诗作

最后我将本人所写过的其它几首关于抒发孤独情感的诗作发于此处,它们都是我在过去世界中的一些缩影,仅供读者借鉴和参考。

 

忆从前·独孤吟(一)

数载寻真经,漂泊疏友邻

风雨孑然过,日月孤伶行。

百年烟烟梦,红尘幻幻云。

独坐三更夜,道觉谁知音。

 

忆从前·独孤吟(二)

抛却前程觅道心,时人不解暗嗟怜。

只缘梦觉尘中幻,为证菩提历苦行

蔼蔼灵山峰岭劲迢迢仙路水天清

擒得龙虎啸长空,挥剑横劈万里云。

                                                   

独孤吟

百亿须弥微刹见,三千世界一毫

禅心臻境谁共语,云水青山  

 

2011年红尘四十年印记

红尘漂度四十年,寥落知音隐挚言。

九炼阴识趋正果,百消妄法向真源。

无心铸就离尘志,静享婆娑出世闲。

从此不说与道,苍穹倚剑独云天。

 

修真心语

多年不敢吐真音,恐惊星月坠凡听。

独步千顶,密研九教创法英。

万缘总是菩提意,百念皆关般若心。

漫道灵山隔鹫岭,侧首回眸便见君。 

中灵文化,与世界共享生命的惊奇与传奇!欢迎咨询交流!

             中灵文化网  灵宗

       2017年9月16日凌晨于闽东韩城富春溪畔

·中灵文化百项高端养生修身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
·中灵文化运动:开启高端心
·“灵性管理:如何实现生命
·关于我的孤独情怀与孤独诗
·中灵文化百项高阶身心修炼
·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
·灵性管理:东方式的量子管
·灵性管理·禅气心法与“千
·灵性管理:以“修炼世界”
·佛家心想事成之法——大准
·高层丹道修炼理念揭秘:整
·辟谷的革命 彭印高(教
·修行体悟:“本心直入”与
·服气辟谷 道家治疗糖尿病
·灵宗修行法与寻常气功修炼
·断食疗法及功效
·暗物质和暗能量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
·人与宇宙能量场(转载)
  首页 | 中灵动态 | 中灵课程 | 中灵历程 | 中灵论道与心法 | 中灵精神与理念 | 灵性管理学研究 | 中灵养生专栏 | 中灵诗作 | 中灵规划与杂谈 | 其他参考 | 招聘合作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07 http://www.lingz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灵文化网——禅气正道养生文化与《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的传播者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ICP备09110418号 | 电话:18911369889(林老师)  
地址:福建省福安市金湖路京都美景花园6号楼   技术支持:深圳开心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