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中灵文化百项身心修炼秘学招收传人,培训前往北上广深厦及全国各地创业的高端养生人才暨心智教育人才


中灵高端男性养生项目免费培训400名前往全国创业的“房中养生治疗师”,详情见相关资讯文章

“生命灵性管理学:如何发现与实现自我生命天赋使命与终极生命价值”课程、企业领袖能量灵性修炼与灵性管理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

·写在前面的话:我的世界与我的诗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1-3)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4-8)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程公益传播时代
·中灵事业对改变人类“集体短视”的意义
·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众生
·中灵文化:以新时代修行理念开创全民修身大时代
·中灵高阶修行理念:从“修炼人”到“修炼世界”
·中灵理念阐释:做三千年之后事业
·中灵理念阐释:以培养对手为己任
·中灵理念阐释:做行业最后一名
·略谈“国家精神与世界领导力”课题成果对国家建设的意义
·中灵文化的信仰观以及有关建设“信仰中国”的主张
·关于共产主义精神、宇宙精神、国家精神与中灵文化精神
·三十年与三千年的抉择
·论武学的三重境界
·做老师的最高境界就是做好学生
·中灵禅气正道辟谷排毒减肥养生师公益培训
·女性灵性能量修炼与气质魅力塑造课程招生暨培训讲师
·道家房中养生绝学超级“性福”密训课程招生暨培训“性治疗师
·“灵性管理:如何实现生命的终极价值”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心灵创伤疗愈与生命关系重建课程公益培训
·企业领袖能量灵性修炼与灵性管理课程全国公益推广中
·中灵高级睡功修炼与神圣能量养生课程公益培训
·青少年灵智教育与身心潜能开发课程公益培训暨寻合作
·公益培训前往北上广深厦创业的高端养生人才暨心智教育人才
·中灵禅气正道高端心灵课程讲师培训资讯
 
 

关于共产主义精神、宇宙精神、国家精神与中灵文化精神
 
时间:2015-7-25 20:44:56 来源:中灵文化网

   本文全篇二万多字,由于篇幅较长,为使读者便于理解全篇思想以及查阅,故此将本文内容纲要罗列于下:

   关于共产主义精神与宇宙精神;

   关于共产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理念;

   关于共产主义与中灵文化体系中的“国家灵性管理”理念;

   关于我研究国家“灵性管理”之道的动机:不忍见中华再遭强敌蹂躏;

   关于我个人的共产主义情结;

   关于我对现阶段共产主义思想理论不完善性的理解以及对其未来发展的信心;

   关于重建共产主义信仰的必要性与意义;

   以中灵文化“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的精神理念追求共产主义理想

   面对西方国家“普世价值观”的渗透,中国应当以重新阐释的共产主义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以领导世界;

   关于以共产主义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的三点构思;

   中灵文化精神与国家精神、民族精神和世界精神;

   本文结语。

   

    关于共产主义与基督教

关于共产主义,维基词条对它的解释说它是一种思想,主张消灭私有产权,并建立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生产资料公有制(进行集体生产),而且没有阶级制度国家政府的社会。

根据科学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其各流派)的理论,共产主义在发展上分两个阶段,初级阶段是社会主义,高级阶段是共产主义。当社会主义建设完成后,国家、政府、政党、货币经济会完全消失。最后,人类的社会就进入共产主义的阶段。这个时候,城乡差异和社会分工会完全消失。人类就能够以低工作量去满足生存所需,所有的财产归全人类所有,产品各取所需,所有的人平等地享受社会经济权利,人们不再将劳动做为谋生的手段,劳动将成为人们的第一需要。人不会被分工所局限著。达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阶段。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提出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共产主义与基督教其实是有着一定关系的。这其中的关系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中得到体现。

其一是马克思本人与基督教的关系

   马克思本人最早是位基督教徒,他六岁受洗,十六岁行坚信礼,全家都是新教徒。虽说后来思想有所转变,但基督教理念对他创建共产主义理论还是有很大影响和启发据有关资料统计,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引用圣经中的典故有300多处,其中还不包括重复的,所提及的圣经人物有80多个。以致于有人这样认为,共产主义理想其实是马克思把基督教天堂搬到人间,以社会制度的形式付诸实现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其二是共产主义理想与基督教义理想的相似性与区别

关于共产主义理想与基督教义理想的相似性,国内外早已有很多学者论述过。这里我且援引国内一位学者所著的《千年基督教如何演化》一文的有关内容略为说明文中讲到“马克思主义和基督教关于人类未来的两幅蓝图,尽管各自的表现手法不同,但都表达了同一个意境:在未来的人类生活中,没有战争,没有压迫,没有恐惧,人们都过上了和平、富裕、幸福的生活。

在该文中同时还讲到:“共产主义许多理想跟基督教义的理想也如出一辙。我们看到,共产主义的许多学说,特别是关于以公有制为基础、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是在吸收、借鉴乌托邦思想和空想社会主义思想的基础上发展过来的。而乌托邦思想和空想社会主义思想,是由信仰基督教或具有基督教思想的大师们所提出来的,是深受基督教的启发和影响的。尤其是他们关于维护穷人利益,建立社会公正的主张,更是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之一。善待穷人、助贫济困、公平公正等思想,自始至终贯穿于圣经全书中。同时,他们对于未来理想社会的设想,诚如圣西门的《新基督教》那样,是深受基督教的影响的。史实、教诲、预言,是撑起圣经大厦的三根支柱。在圣经预言中,有许多关于美好未来的宣示,可以说,共产主义学说与基督教本是同根生。

不过虽然共产主义理想与基督教理想有着一定的相似性,但是二者之间还是有着明显区别的。主要在于后者更多的是属于宗教式或乌托邦式的空想性质,是着重于精神道德伦理方面的。而共产主义理想是马克思通过长达几十年对资本主义的研究,在洞悉资本主义本质的基础上,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被共产主义所取代的客观规律等一系列学术成就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将会指导未来社会人们通过漫长时日的实践逐步将其变成现实中的社会制度,相比之下更具有现实实践意义,而不是空想或者幻想式的宗教性精神寄托。

关于共产主义精神与宇宙精神

   在我看来,共产主义体现了宇宙精神的内涵。至于宇宙精神在我看来就是等同于基督教所说的“上帝”或中国道家所说的“道”,是代表创造宇宙的精神意志和演化法则。在我所论的《中灵修行哲学——精神进化论》中将宇宙中的各级存在按其演化序列分为宇宙本体(万物的终极本源)——宇宙精神(上帝意志、创世法则)——精神宇宙(精神世界)——物质宇宙(感官世界)。因此宇宙精神也就是创造宇宙的规则,老子在《道德经》中讲“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在天地宇宙还没生成之前,最先生成的是天地宇宙的演化规则,依此演化规则而演化出天地万物,这演化规则就是道,被基督教神格化为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

因此我在我所创立的“中灵文化体系”中认为的上帝的本质就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神性”精神,就象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所说的“绝对精神”,是宇宙演化法则。中灵文化同时还提出“一切神的本质是无神”的观点,认为人类世界所创造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神”其实都只是以某种具象化的方式来阐解无形而抽象的“宇宙精神”内涵,而宇宙精神的主要核心内涵以我之见可用“广博”、“大爱”、“无私”、“共享”与“超越”等为其描述。因为宇宙精神的最根本目的是为了使整个宇宙实现其演化目的,因此这种精神是作用于宇宙全体而不是只作用于局部或某些特定对象,因此最直接体现为博大、无私、共享,所言“天道为公”是也。宇宙精神演化了宇宙万物,犹如母亲孕育子女,所以说爱是一种天性,爱因此也成为宇宙精神的重要体现,耶稣便是以博爱为宗而创基督教教人以爱人。另外,宇宙精神秉承宇宙本体所赋予的创造本能,他只是本能地使所创造的一切趋于更加优越与完善,因此宇宙精神也表现为创新与超越精神。至于更详尽的内涵解释可参考我在2011年所写的文章《稻盛和夫经营哲学中的“宇宙意志”大义直解》一文。

正源于对宇宙精神内涵的理解,因此我认为共产主义其实正是从社会制度层面体现了宇宙精神中的“广博”、“大爱”、“无私”、“共享”与“超越”的精神内涵。因此对我来说,共产主义也就是类同于“共享主义”,类同于当一个人的精神境界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会更加注重于精神与灵魂层面追求而能摆脱对物质层面的欲望束缚,从而舍得将自己的各项财富拿出来与社会与世界共享,也就是达到共产主义所说的“没有私有产权”的状态。而这也就注定了真正的共产主义是需要在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前提之下才有实现可能。在基督教的理想中要在地上实现天国,从而让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一样的,也就是使“宇宙精神”能从天上落地成为现实中的社会制度。因此,在我看来,共产主义也就是“宇宙精神”社会制度化的理想社会

关于共产主义与中国传统儒、释、道文化理念

共产主义不仅与基督教理想有着一定的关系,同时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释、道理念其实也有着相通融性。比如中国儒家创始人孔子最早就在儒家重要经典《礼记·礼运》大同章中提出关于“世界大同”的理想,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有文据可查的最早关于类似共产主义理想的理念。孔子学说的继任者孟子在描述他心中的理想社会时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同样也体现了共产主义精神理想。而佛家中最能够体现共产主义精神的当属其大乘佛法中的“菩萨道”理念。在佛家教义中,只追求个人解脱的称为“解脱道”,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小乘佛法”。而大乘佛法则追求使众生成佛皆得解脱,这也就是“大乘佛法”的“菩萨道”境界,从中体现出来的是“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大乘精神。这种精神既是“宇宙精神”的体现,同样也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理想精神要求。对于道家来说,理想中的社会就是“无为而治”社会。《道德经》语太上,不知有之,大意是说最理想的社会,百姓不知道国家领导人的存在。而共产主义那种“没有阶级制度国家政府”、以“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进行自组织化管理的社会不就是道家所理想的“无为而治”的社会吗?因此建立共产主义式社会,不仅是基督教的理想,同样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佛家和道家共有的理想,体现的是人类世界共有的人文精神的关怀,也代表着人类社会的最高梦想。

关于共产主义与中灵文化体系中的“国家灵性管理”理念

在我所创立的中灵文化体系中有个“灵性管理学子体系”。“灵性管理学子体系”在运用范畴方面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指个人对自我生命系统的灵性管理;第二个层次是指个人及团体对组织系统的灵性管理,比如《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讲的就是企业领导人对企业组织系统实现灵性管理之道;而第三个层次也就是最高层次就是指国家管理层对整个国家实现灵性管理

一些浏览过我的“中灵文化网”的朋友都知道,在我所创立的《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中讲到企业的三种管理境界模式,分别是:欲望管理、精神管理与灵性管理。其实这同样也是管理国家的三种境界模式。这是因为管理国家的逻辑与管理企业的逻辑在本质上都是相通的,企业是个小微国家,而国家则是个超巨型大企业,如此而已。目前我本人准备以《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的探索成果为基础,凭借自己的特殊技术与能力进行下一个课题探索,新课题是:如何提升国家精神成为世界领袖。其实这个课题只不过是“企业灵性管理”课题的延伸,其核心命题是如何在国家管理层方面实现对国家范畴的灵性管理。以中灵文化体系“灵性管理”理念来讲,共产主义社会就是在国家管理层面实现灵性管理的结果,它的实现途径就是以宇宙精神来阐释和塑造各种国家管理精神理念和价值观(如共产主义精神、社会主义精神及核心价值观之类的),以其教化国民使之成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最终通过这种国家精神来管理国家,使国家达到“无为而治”、“不治而治”的灵性管理境界。所以共产主义社会就是使国家实现灵性管理境界的理想蓝图,也就是中灵文化体系所追求的“灵性管理”的最高运用境界。我本人没时间和精神去研究关于柏拉图所讲的《理想国》的思想内容,但不知道柏拉图所讲的《理想国》精神思想跟我所探索的对国家实现“灵性管理”的精神思想是否有相通之处,以后若有机会我会适当学习与关注一下,以为我本人在这方面的课题研究做参考。

关于我研究国家“灵性管理”之道的动机:不使中华再遭强敌蹂躏

关于我研究如何使国家实现“灵性管理”的动机有点类似于我当初探索《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的动机。2008年我之所以以自己的特殊能力与专长对“为何改革开放近三十年了,中国还没有真正的世界级企业”这一课题进行探索,主要是源于无法接受做为泱泱大国的中国在世界著名品牌影响力方面居然还不如一个在历史上曾经长期做为天朝藩属国的小小韩国!是一种民族自尊心以及使国家民族富强“匹夫有责”的责任感驱动着我进行着那个课题的探索。而对如何使国家实现“灵性管理”的探索动机则是源于我对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的“国家和民族灾难”事件的了解,促使我想再次依托于我所掌握的“超级精神感知探索技术”寻找长久性乃至永久性的强国富民之道,不使中华民族再遭强敌蹂躏而再蒙灾难。

在以前我看有关中华历史书籍时,总能让人升起一种自豪感:上下五千年历史,英才辈出,瀚若星河,创造了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没有中断过的文明国等。然而我这些年再看中华历史时,总是感到一阵阵深深的伤痛!因为在历史上,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常有遭受外族强敌蹂躏之事件!这便是让我产生伤痛感的来由。真可谓“历史不忍细瞧”!细瞧历史徒留满身伤痛!

在我们国家、我们民族遭受外族强敌蹂躏的较为有名的历史事件里,可以说远在1700年前的五胡乱华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那时汉民族惨遭北方五大游牧民族丧尽天良的屠戮,这其间甚至还有骇人听闻的“两脚羊”的故事。总之其状之惨,史书记载是“十不存一”,几近亡种灭族,而后幸存下来的北方汉族大量进入南方避难,史称“衣冠南迁”是也。而在唐代末年,由于政治腐败导致社会动乱事件时有发生,昏庸无能的当局政府时常有请突厥等武装势力平定国内地方动乱,但条件之一就是通常默许这些异族武装势力洗劫国内富庶地区,这种引狼入室之举也使国民饱尝被蹂躏之痛。而后700多年前的蒙元侵宋,对汉民族进行了残暴大屠杀以及对汉文化的极尽破坏,以致造成中华文明的发展断层,致使日本学界有“崖山之后再无中国”之说。再往后400多年前的明末清初之际,有着二亿人口的大明王朝居然被只有区区二十万族人的关外满清民族所灭亡,中华大地再次被非汉族政权所统治;而后到了160多年前从鸦片战争开始,西方列强以军舰大炮叩开了清庭国门,百年屈辱从此开始,国人被奴役,神州大地逐渐被西方列强瓜分;以致115年前的1900年,人数不足二万人的八国联军可以横扫几十万清军和义和团如入无人之地,在北京城内烧杀抢掠,火烧圆明园,坏事做尽到头还逼着清政府鉴定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清政府还要向这些强盗赔偿巨款四亿五千万两银元。而此后才过三四十年,中华大地再次被外侵者东洋铁骑肆意践踏,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直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才算真正结束了近代百年屈辱历史。

其实我在高中学历史的时候对这其中的一些苦难历史也已有所闻,只是我那时还没有勇气面对这些伤痛——那既是国家和民族的伤痛,同样也是我的伤痛!所以那些时候我会在潜意识中有意识地选择了忽视而不愿去面对,所以那时的伤痛感远远没有这些年这么强烈。而现在之所以会有那么强烈的伤痛感,一是随着我内心世界的强大,使我有了直面那份伤痛的勇气,所以我现在不用象从前那样忽视它逃避它,而是直接进入国家和民族的那份伤痛里!用我的心去与过往各个时期的国家和民族共同承受着种种伤痛,同时也在融化着那些伤痛!因我学习并探索研究过关于心灵创伤疗愈方面的方法,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疗愈和融化掉那份源于对国家对民族情感而导致的那份心灵创伤!在此顺便说明一下,在情感与情绪的处理方面我跟那些以“万事自有因果”为教条而故作超脱的所谓“修行家”们是有明显区别的,对于各种情感,我所采用的方式是——直接进入“风暴”中心去感受“风暴”并驾驭“风暴”,而不是象很多“修行家”那样躲避“风暴”!

当我以我的心去和过往历史上的国家和民族共同承受那些伤痛之时,在我的脑海里也经常想到在以前我在学习股票知识时,记得学习到艾略特的“波浪理论”时,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授课老师曾经讲的“历史总会重演”这句话。而这也将意味着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在不知久远的未来可能还会再遭外来强敌入侵,致使山河沦陷,国人将再次面临被奴役甚至被屠杀的命运!这自然是我所不愿见到的,于是促使我想再次依托于我所掌握的“超级精神感知探索技术”,在《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的探索成果的基础上,寻找长久性的强国富民之道,不使中华民族再遭强敌蹂躏而再蒙灾难。鉴于我对企业灵性管理学的探索所得,于是我觉得只有实现了在国家层面上的“灵性管理”,才能使国家步入长久性甚至永久性的强国富民之道,才能真正结束本民族被奴役甚至被屠杀的历史!这就是我探索使国家实现“灵性管理”的动机与目的。另外,当我在给自己疗愈创伤的同时,也在想着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为国家为民族疗愈那些潜藏于国家意识和民族意识深处的创伤!因为不管是个人、国家还是民族,如果曾经遭受的创伤未经疗愈的话,曾经受创伤的历史还会以各种形式来进行重演。因此不仅个人遭受的创伤需要疗愈,国家与民族所遭受的历史创伤同样也需要疗愈。

而以我现在的理念看来,只有通过塑造强大的国家文化和国家精神,以之实现在国家层面上的“灵性管理”才是根本解决之道。另外,只有使世界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才能真正避免使人类社会再次发生人道主义倒退的民族屠杀惨案!所以我希望我的研究探索对人类社会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能有所贡献!

关于我个人的共产主义情结

让很多修行人士所意想不到的事实是,至今二十七年以来一直沉浸于禅道文化修炼世界中的我竟然是一位有着十一年党龄的共产党员!这其中体现的是我内心深处深深的共产主义情结,而且这种情结是我自小以来便有的,以至于成为我生命中深深的精神烙印。

还记得在我阐述中灵精神理念的文章里有提到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做行业最后一名”的理念吗?其实我之所以会有这种超乎人们所想的“做行业最后一名”理念归根究底与我小时候的一引动心灵梦想是分不开的。借此机会我也与大家分享“小时候的我”的故事:

在三十年前,也就是在我十左右大概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由于在那个年代里经常目睹周围人们的贫穷和各种痛苦,在上学来回的路上,我总会天真地想,假如我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人,那当我不再痛苦的时候,那这世界上就没有痛苦的人了;假如我是这世界上最笨的人,那当我变得不笨的时候,这世界上就没有笨的人了;假如我是这世界上最没出息的人,那当我变得有出息的时候,这世界上就没有没出息的人了……所以那时,当很多孩子都想成为最幸福、最聪明、最厉害、最强大的人时,我却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痛苦、最笨、最没出息、最……的人!的确,在当时我那幼小的心灵中对于所谓的天堂是没有概念的,但那时却有个很明晰的思想,那就是: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超过我,所有的人都过得比我好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成为天堂!所以儿时的梦想中,我一直憧憬着我心中的梦想世界能够出现,我真得很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贫穷和最痛苦的人!这样,我就不会为别人的痛苦而感到痛苦。所以在那时候,我是经常带着这样的想法走完十来分钟的上学和放学之路。

我现在想起小时候的这件事,常常为那时候的那个十多岁的我感动!也很感激三十多年前的时候有那样一个充满纯真而纯净的我存在,那个时候的我自然也成了“现在的我”的最好老师!现在,我之所以把这种“做行业最后一名”做为我的经营企业理念,是因为现在的我又回到了那个时候!而当时那个十多岁的我之所以会有那样的思想,除了源于我生命中的“天性”成分之外,跟当时在那个年代我所受到的共产主义思想教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说这就是我的共产主义情结的萌芽初始。

后来我从十八岁开始修炼气功,并因此而走上研习修悟各种佛、道、易经、武学等诸家修行理法之路。记得我大约在二十岁左右便开始研习佛家净土法门,那时候的我跟所有修习净土法门的僧人、居士一样,就是发心将来此生命终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可是多年过去之后,我便改变了当初的发心。此中原因是后来我在功境中“看”到,这世界上所有的人,哪怕表面上跟我毫无关系的人,如果究其根底,都与我同源同体的。按照“大爆炸”理论来讲,宇宙最早是源于一个“奇点”爆炸而演化开始的,因此宇宙天地间所有万物最初都是一的。所以世上所有生都有着一种隐形的一体性亲密关系似乎若非我父母便是我兄弟姐妹或妻儿子女一般这种隐形的一体性关系在平时中是无法觉察到的,但是在心灵深层功境中,却能够很清晰地“看”到自己跟天地万物跟芸芸众生中的那种一体性关系。我想古今圣贤之所以提出“世界大同”及共产主义的理想大概也是源于对自我与万物一体性关系的觉察与认识吧。是以我那时方想到如果只想自己往生西方是何等自私就象现实生活中那种不顾父母妻儿子女受苦受难而自享安乐的人一样,那有何意义?于是从那时起我便调整了原先的发愿不求往生极乐,唯愿生生世世永驻轮回!而我永驻轮回的目的就是要帮助更多人永离轮回之苦!源于这种思想的转变,我曾经写过一篇名为《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众生》的文章,里面也表明了我的志向正如我以前所做的《中灵修身四偈》中的最后一偈讲到

真身亦为虚幻物,破执长生渡此身。

吾今既得空空法,重入轮回做众生。

因此可以说从多年前开始,我所修行的目的不再是到天上的“天国”中去成佛做祖,而是“重入轮回做众生”!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多年前随着修行功境与悟境的深入,我觉得在现实世界中我就已经身处“佛国极乐净土世界”了!也许这个世界在别人眼里会觉得是那么不完美,但在我看来,已经跟佛国净土无二无别了!既然我已经身处极乐世界了,那怎么还会想往生极乐世界呢?那岂不是头上安头了?所以这也是我的发心转变的另一个原因。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更多人都能处于现实中的极乐世界,而不是要等生命终结之后才能获得那个世界!

既然我的生命目标已不是天上的天国而是现实中的“天国”了,那我便要去寻找她的实现方式,于是我便又想到小时候曾经的共产主义理想。我觉得相比于宗教式的理想天堂,尽管共产主义目前仍属于遥不可及的阶段,但是它的理想毕竟是要在现实社会中缔造现实“天国”的,其最终目的是要把宗教式的理想转化为一种社会制度在人世间落地。既然我的理想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世间,那么我觉得相比于各种宗教式的理想,共产主义才是最契合我的精神追求的。共产主义是对人类理想社会的科学命名是共产党员终身奋斗的目标。所以我在2000年向我所在地方的中共党支部提交了入党申请,200371日成为中共预备党员,200471日转正,到现在算来,也已经有十一年党龄了。所以在我的修行生涯中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从修佛修道开始,但最终“皈依”的却是共产党。所以这一点常让很多修行界的朋友不理解。但对我来说,我只是在“皈依”我的本心、“皈依”我的理想、“皈依”我所信奉的“宇宙精神”。

关于我对现阶段共产主义思想理论不完善性的理解以及对其未来发展的信心

对于共产主义我本人有着自己的个人性见解,并不完全认同包括马克思在内的各位导师级人物的见解。在很早的时候,我个人总觉得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中关于所谓“无产阶级专政”、“阶级斗争”之类的指导理念似乎有点激进与暴力,我认为挑起阶级对立进而以暴力的方式强行推行某种思想与价值观之道并非善法。共产主义自从诞生之日起,之所以被妖魔化严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源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对这种暴力式实现方式的焦虑与恐惧,所以会对其极尽曲解与妖魔化,因此也大大降低了国际社会对共产主义理想的认同。而在与我们毗邻的朝鲜,“金家王朝”也利用了现有共产主义理论中的暴力式内容来“合法”维持自己的家族统治。正是由于在当前的社会主义“家族”中出了个象“金家王朝”这样的一个“非常”典范,大大抹黑了社会主义国家在国际社会中形象。而以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之所以陷入困境,我觉得究其根源跟其指导思想中的“激进”与“暴力”成份不无关系。但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来看,这种“激进”与“暴力”似乎又是难以避免的。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几乎所有的改朝换代都是以充满血腥和暴力的方式进行着,这似乎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魔咒”!但我还是相信未来随着人类社会精神文明的建设与发展,将会以相对温和的方式来实现各种主义和理想。

翻阅人类社会发展历史,我们同样也会发现,各种宗教、主义和思想在不完善时期亦常有过“吃人”的历史。在这一点上,就连以“博爱”之名义开宗立教的基督教都无法幸免。翻开基督教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中世纪的基督教在很多人士的眼里,几乎就是“黑暗”与“反动”的代名词。看看当时那些教皇和教众们的所作所为:生活奢侈,作风腐败糜烂;成立宗教法庭,动辄对他们所认定的各种“异端”人士处以残忍的火刑处死;迫害象哥白尼、伽利略这样的进步科学家;发动高达九次十字军东征,对各种非基督教文明进行肆意破坏,并且经常在胜利后不分年龄、信仰或性别对居民进行屠杀,使东方和西欧各国生灵涂炭,其罪行令人发指这其中最恶劣的一次十字军东征就是发动于1212年的儿童十字军,几千名欧洲儿童远渡至埃及的亚历山大港,却在那里被出卖成为奴隶。正是由于当时基督教的统治,使欧洲社会进入了中世纪绵延千年的黑暗与蒙昧时期,直至“文艺复兴”才迎来人性与思想解放的曙光,才结束了这种漫无天日的黑暗。也正是由于中世纪时期教会的黑暗与腐败才导致后来十六世纪发生的宗教改革,由此而产生了基督新教,而新教思想也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精神的重要来源,比如新教中的“天职观”马克斯·韦伯在其著名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说:“一个人对天职负有责任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社会伦理中最具代表性的东西,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根本基础。”新教思想不仅推动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更以此奠定了西方近现代史上一系列科学文化艺术辉煌成就的基础。改革后的新教跟中世纪时期的基督教相比,无异于天地之别。

我讲基督教的发展历史是希望能够给那些对共产主义发展前景丧失信心与信念者重新带来信心与信念!当前由于在“社会主义家族”中出现了象“金家王朝”这样的一个被称为“独裁”与“野蛮”的典范,使得众多社会人士包括大量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前景充满了疑惑甚至悲观,也使得很多共产党人因此而失去党性信仰,也这是导致腐败的一个重要根源。但如果我们能够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的话,便觉得这也是正常不过的。这是因为现阶段的共产主义理论还处于初期不完整和不完善的阶段,还有待在实践中进行摸索、补充与完善。未来随着实践的丰富以及思想理论的补充与完善,将会从根本上改变当前的各种不善形象。

再者从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的话,现在的资本主义精神也已经大量失去了当初基督新教思想所赋予的为世界为人类着想的“神性”精神,因此而被各种欲望与贪婪所把控,看看美国华尔街那些“精英”们为掠夺世界财富而绞尽脑汁地精心设计各种金融衍生产品来做为“剪羊毛”的工具就会明白现代资本主义的贪婪本性。也正是因为那些资本家们无止境的贪婪,才激起美国民众发起“占领华尔街”运动。现在发生在欧洲世界的“希腊危机”其实也从某种层面上预示着资本主义在未来的穷途末路。从现在所发生的各种事件来看,丧失“神性”精神为主要支持的资本主义很可能将会进一步沦为逐利与嗜血的怪兽,所以未来必将被世界所抛弃。关于这一点我跟被誉为日本“经营四圣”之一的稻盛和夫的看法是一致的。稻盛和夫在其著作《燃烧的斗魂》中指出,“以现代的美国为中心的资本主义却发生了质变,变成以人的欲望为原动力”,“他们利用自己的才智和意志,为满足无尽的发展欲望,不择手段,鬼迷心窍”。所以他说“贪欲的资本主义已到极限”(见原书54页)。所以资本主义的衰败将是无可避免的。既然会衰败,那就一定会被其他“主义”所取代。而现在看来,也只有社会主义也必然是社会主义才能取代资本主义。

不过就现在而言,在社会主义还没有长大之前,资本主义可能还会再继续“辉煌”一阵日子。现在的社会主义犹如十多岁的孩子,他还没有足够多的经验,有时还有点任性,甚至还有点野性。而现在的资本主义好比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虽然已过了壮年期,但经验富足,是以雄风犹在。并且凭着过去长期奋斗积攒起来的老本,它的实力还不是现在的社会主义所能抗衡和撼动的了的。然而正如再伟大的英雄也总会有迟暮之年,随着未来的历史发展,资本主义迟早总会迎来谢幕的一天。因此,对现在的资本主义来说,虽然现在还有日落前的余晖在掩盖着它的阴暗,但在未来,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将是必然趋势。只是现在关于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思想理论和理念还需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只有经过不断补充和完善的共产主义思想才能承载人类社会的终极梦想与追求,这显然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和阶段来完成,因此对于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者来讲,这将是个任重而道远但却又难以推辞的任务。

关于重建共产主义信仰的必要性与意义

与当年那个轰轰烈烈的那个年代相比,这些年来,我们已经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听到关于“共产主义”这四个字了。究其原由有多种,包括被误解与妖魔化严重,再者跟当前世界人们的精神觉悟水平相比,感觉距离我们现有的现实世界实在是太过遥远而漫长,并且它最终能不能实现都要打个巨大的问号。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使得很可能大部分的共产党人都没有把共产主义理想当成生命的追求。当一个共产党人没有以共产主义理想做为追求的话,从严格意义上讲,就已经丧失了党性信仰了!这么多年来,中国官员群体中之所以腐败现象严重,除了中国传统文化与国情社会环境因素之外,丧失共产主义精神信仰也是个重要因素。腐败问题向来是影响社会安定甚至可能是危及国家安全的毒瘤,所以习总书记上台之后,一直在加大反腐力度。考虑到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共产党执政国家,有数量多达八千万的共产党员群体。因此我觉得如果要想从根本上遏制腐败的话,途径之一就是以新的理念重新阐释共产主义精神并以此重建共产党员的共产主义精神信仰

在重新建立共产主义精神信仰方面,我个人认为应当要向虔诚的宗教信徒们学习。比如基督教徒,他们终其一生也没能见过《圣经》中所说的上帝耶和华,但是他们依然对上帝耶和华保持着高度的虔诚与敬畏。对于共产党人来讲,共产主义理想就应当是他们的上帝,虽然终其一生无法看到她的实现,但同样也应当保持着对她的热忱追求与信仰,如此才能算得上是有党性信仰的党员。因为既然党章指出,共产党人的使命就是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终身!如果连共产主义理想都没有的话,那还能算是共产党人吗?至于共产主义最终能不能实现的问题,我认为,现在看不到任何实现的可能并不意味着将来一千年后、三千年后依旧无法实现。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共产主义理想真的在人类世界中永远都无法实现,但她作为人类社会的美好愿景和具有崇高意义的生命价值理念,依然值得我们去拥有她!记得有位哲人说过:“如果你的梦想是天堂,那么你至少可以得到世界;如果你的梦想只是世界,那么天堂与世界你将一个也得不到”。虽然我们无法看到我们的共产主义梦想能够在现实世界中实现,但是这种梦想却一定能够丰富和充实我们的精神世界,能够有力地支撑起我们的灵魂高度,从而使我们的精神和思想更富有境界,也更富有创造力,从而将有助于促使我们创造出对世界更有意义的生命价值,从而将使我们最终能够拥有更为多元丰盛与和谐统一的世界!这正是我们拥有共产主义理想的真正意义!

以中灵文化“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精神和理念追求共产主义理想

源于我所领悟的“修炼世界”之理念,形成了在我所创建的中灵文化体系中有几个具有核心意义的价值信仰理念,其中有:追求为世界留下什么而不是从世界中得到什么追求超越自身利益的世界利益;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等等。这些价值信仰理念也体现了我所领悟的“宇宙精神”的内涵。我在前文中讲到“共产主义也就是宇宙精神社会制度化的理想社会”因此中灵文化精神与共产主义精神从本质上讲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能够最大化地谋求世界整体的利益。

这些年来,源于我对共产主义精神与宇宙精神的参悟,我有个观点就是,相比于以前所犯的那种“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激进与冒进行为,更应当要以中灵文化体系中“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的精神与理念去追求共产主义理想。老子讲圣人之道,是“无为而成”。他老人家是反对违反自然规律的各种激进和冒进行为的,而是提倡以顺其自然的方式来实现人生理想。所以,本着“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去追求共产主义理想,在我看来应当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共产主义的实现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就现在而言,可以说是丝毫看不到有任何实现的可能,然而或许会在一千年之后甚至三千年之后会得到真正实现。至于何时实现,那是历史的事情,不应该是我们所操心和操劳的。对我们而言,同时也本着中灵文化体系中倡导的“追求为世界留下什么而不是从世界中得到什么”的理念,以拓荒者的精神努力做好现在我们所能做好的事,争取为世界、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笔丰厚的物质遗产和精神遗产,为千年以后的未来社会实现共产主义奠定基础。

面对西方国家“普世价值观”的渗透,中国应当以重新阐释的共产主义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以领导世界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讲话中指出:“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这些年来,我本人除了探索研究《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之外,也一直在花些时间结合自己的精神超感知技术研究一个关于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信仰的课题。而现在我准备在这个课题研究取得初步成果的基础将之升级为一个新的课题,新的课题就是:如何提升国家精神成为世界领袖。其实这个课题只不过是《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课题的延伸。这是因为管理国家的逻辑与管理企业的逻辑在本质上都是相通的,企业是个小微国家,而国家则是个超巨型大企业,如此而已。我在“灵性管理学”中讲到企业的三种管理境界模式是:欲望管理、精神管理与灵性管理。这同样也是管理国家的三种境界模式。我认为美国之所以能在建国不到二百年就成为世界领袖,是因为他们在整个国家层面实行了精神管理,所以其优越性与先进性绝对是远超其他欲望管理模式的国家

由于美国和欧洲各国都是以基督教为主要信仰的国家,所以相对而言容易形成一种较为统一性的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而今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建立在“民主、自由、法制、人权”层面的普世价值观的渗透,国家管理层确实有难以应对的感觉。如果我们的国家精神不能超越普世价值观精神的话,那就无法领导世界,也就无法使我们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之巅,这是必然的而如果要想在未来能使我们国家成为世界领袖的话,就一定要建立一种高于普世价值观的国家精神,非此无以领导世界。我的研究结果认为,根据我们国家国情和社会发展状况,应当通过重新阐释共产主义精神并以其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从而以其超越西方的普世价值观精神。这是因为如果从高度层面来分析的话,西方普世价值观其实是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精神价值观,而共产主义精神则更体现了宇宙精神的内涵,所以共产主义精神其高度是要远超于西方普世价值观精神。而中国又恰恰是个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因此以我所领悟的角度来看,觉得国家管理层有必要对共产主义精神进行重新定义与阐释,使之能够涵盖、圆融并凝聚传统及现有的各种文化精神,使之能够被国内各界民众所接受,从而以之重建国民信仰并形成较为统一性的国家精神。如果未来我们的国家精神能够超越西方的普世价值观精神,那么就一定能够成为世界领袖,这是必然的。在我个人看来,这几乎是使中国成为世界领袖的唯一途径!因此我认为,在将来,经过重新阐释和定义的共产主义精神应当成为未来国家精神的核心与主体,以此抗衡并超越西方国家精神,那么中国成为世界领袖之期指日可待,“中国梦”圆之日有期!

这里面有个关键性,就是共产主义精神应当成为未来国家精神的核心与主体构成部分。这是由于中国是各种信仰共存的国家,国民所信仰的既有传统文化的儒、释、道三家,又有源于西方世界的共产主义、基督教、伊斯兰教三家。这其中有几种信仰要不处于势均力敌状态,要不处于不相融状态,这样不易凝聚国家的信仰力量,不易塑造具有高度凝聚力的国家精神。因此我觉得新阐释的共产主义精神应当要突破有神无神、唯心唯物及宗教哲学之界限与纷争能够从文化精神信仰的高度去涵盖、圆融并凝聚各种有神无神、唯心唯物及宗教哲学各种信仰起到凝固剂、塑造剂和强化剂作用,以此塑造一种具有文化精神统一性的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

关于国家精神塑造路线

源于我的独到探索方式,在我本人新进行的“如何提升国家精神成为世界领袖”的探索课题中,提出了具有独创性的“国家精神塑造路线”,其路线是:

国家管理精神→国家文化精神→国家文化→国民信仰→国家精神

由于展开论述需要一定篇幅以及一些时间,故此暂略,待以后有时间以专文进行论述。鉴于这项课题对国家及对社会的重要意义,我希望能够与国内有兴趣的研究机构合作,在此也希望社会各界能够为此课题的研究提供相关资源支持!

 

 

关于以共产主义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的三点构思

我在前文中讲过现阶段关于共产主义的思想理论与理念还有待于完善,“只有经过不断补充和完善的共产主义思想才能承载人类社会的终极梦想与追求”。鉴于当前社会人们对共产主义的误解与被妖魔化严重的现实,我个人觉得很有必要以新的思想理念对其精神内涵进行重新阐释,并以重新阐释后的共产主义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否则在西方国家民主理念的渗透与蛊惑下,在很多民众心里,连执政群体的合法性都会受到质疑,以至于现阶段已有一大部分人士已经跃跃欲试想充当西方国家的“带路党”角色,依此现状如何能够凝聚全体国民之心去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呢?所以我觉得现阶段,做为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家族的“带头大哥”,中国应当以不同于以往的思想理念和方式对共产主义精神内涵进行重新阐释,重新赋予其更高远的意义与形象以被国际国内所接受和认可,从而使共产主义精神重新焕发新的生命力,使其能够成为国民信仰和国家精神的重要部分,从而以此推动“中国梦”的实现进程。在这里,我仅以个人领悟角度对以共产主义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这一想法提出三点个人性见解:

1突出对文化精神信仰理念的阐释,以宇宙精神(道)的高度对共产主义理想赋予全新的意义解释,以此涵盖和圆融各家宗教及各家思想学派,以利于消除有神无神对立、唯心唯物纠缠及宗教世俗纷争,进而以此建立以共产主义精神为核心与主体的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

当前中国正面临着严峻的信仰危机。由于现在中国国内民众所信仰的既有传统文化的儒、释、道三家,又有源于西方世界的共产主义、基督教、伊斯兰教三家,由此在意识形态上导致有神与无神对立;理论层面则有唯心与唯物纠緾;形式方面产生宗教与世俗纷争。而各种信仰体系之间更由于宗派林立和教义分歧导致各教派之间纷争不断。由此使得社会民众在选择信仰方面常常充满疑惑和无所取向,由此而大大降低了民众信仰力与国家信仰力,这也使得中国常被西方国家称为世界最大的“无信仰国度”。

另外现阶段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只要一谈到共产主义,会使人在脑海中迅速关联到诸如“唯物主义”、“无神论”甚至还有“虚无缥缈”、“骗人”、“忽悠”、“洗脑”等负面名词和字眼。由于过往所讲的共产主义中的“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标识过强,而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国际还是国内,信仰各种神道化宗教以及信奉唯心主义者的人数可能在很多区域都要比“无神论”和“唯物主义”者更多。对于这些人士而言,只要一想到共产主义,通常会在意识形态上产生对立感。而对于国内宗教界以及众多传统儒释道文化爱好者研究者来说,更由于国内经历了“文革”的原因,以至于这其中有很多传统文化爱好者和研究者甚至将共产主义当成外来“邪教”视之,这自然是非常不利于社会和谐以及国家文化建设的。

对于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之道,以我的个人观点来看,需要突出对文化精神信仰的理念阐释。我在我所创建的中灵文化体系中阐述了一切神的本质是无神,是宇宙精神在各层级的不同分化、不同表现和不同文化形式的表达”,并指出“文化精神信仰、哲学信仰都属于无神信仰,是一种无形信仰,从层次上讲甚至要高于有形的有神信仰和宗教信仰”。因宗教信仰常有过多偶像崇拜和神道恫吓类内容,并且不许质疑与反对,无疑会扼杀人的自由探索与创造天性。因此中灵文化向来是倡导通过建立文化精神信仰来超越和融合各种宗教信仰和非宗教信仰。而共产主义就是一种超越有神信仰与宗教信仰的无神性文化精神信仰。中灵文化理念可以宇宙精神的高度重新阐释共产主义精神的内涵,从而使其能够与大乘佛教精神、儒家精神、基督精神、伊斯兰教精神相通融而统一,故而能以此涵盖和圆融各家宗教及各家思想学派,以利于消除有神无神对立、唯心唯物纠缠及宗教世俗纷争,进而以此建立以共产主义精神为核心与主体的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

2本着官方不要过多干涉原则营造自由探讨的学术风气,在不偏离共产主义精神基本内涵的范围内,允许民间各类文化组织与文化机构及个人以自己的方式,不分唯心、唯物、有神、无神进行自由解释以及创意性发挥实践,给予更多包容性

在过去我们听到所有关于共产主义思想理念的解释大都是来自于官方或是具有官方背景的专家学者们,用一大堆高深难懂的专业学术语言堆砌起来的文篇常常令即使有些文化知识者也产生了望而却步的感觉,并且官味和政治味十足,显得过于教条化和过于拘谨严肃,毫无生动感和趣味感。并且“唯物”与“无神论”标识十足,似乎共产主义只是唯物主义无神论者的专利。这也就使得绝大多数人士觉得共产主义那是官方或是唯物主义者的事情,跟自己毫无关系,对其不仅没有参与感,就连兴趣感也丝毫没有。这样也就使得共产主义精神只能永远地停留于概念之中,而无法落实到社会各阶层,也就无法达到以共产主义精神教化国民以提升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的目的了。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之道就是官方要放开民间各类文化组织与文化机构对共产主义精神内涵的探讨以及其中某些思想理念的实践方式,以不过多干涉的原则营造一种自由探讨的学术风气,允许民间各类文化组织与文化机构以及个人以自己的方式,不分唯心、唯物、有神、无神对共产主义进行自由解释以及创意性发挥实践,让共产主义同样也能够成为唯心主义者、有神论者、各种宗教信仰者的“中国梦”!不要把这部分人排除在“共产主义梦”之外。所以这里面最重要的是要做好淡化“唯物”与“无神”色彩,以此充分调动民间的参与性和积极性,这样才能达到提高与普及共产主义思想理论与理念,进而以之达到重建国民信仰与国家精神的目的。

这里我暂且援引一个案例以供借鉴。在宗教改革之前,基督教原来的教义是规定只有神父才能与上帝进行沟通和祷告以及对《圣经》进行解释。这种规定也就使得基督教变得死板教条毫无创意与生气,并且滋生了教会腐败。但到了16世纪初马丁路德发起了宗教改革,其中有一条就是认为每个信徒都可以与上帝沟通,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对《圣经》进行自由解释。于是便调动了全体教徒们的积极性与参与性,从而使新诞生的基督新教迸发出全新的活力与气息。

对于共产主义事业而言,同样也是如此。这里我只想再次强调一点,共产主义理想实际上是代表着全人类对美好社会追求的共同愿景与愿望,不管是唯心主义者、唯物主义者、有神论者者、无神论者、有宗教信仰者与无宗教信仰者,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共产主义梦想”!只要这种理想是美好的,是善意的、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的便可以了,官方没必要非要以一些不接地气的政治性词汇去生硬地给它进行一个统一性的描述,非要给它打上“唯物”与“无神”标识,这样只会把更大部分的人士排除在“共产主义梦想”之外。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共产主义理想只能永远停留于官方的严肃性概念之中,而无法真正落实于民间群体性行为与活动之中,那就会沦为一种毫无意义的空谈与空想主义了。

3、慎用善用马克思主义中的“阶级斗争”理论,通过“贵族精神打造文化”引导资产阶级精英成为共产主义精神贵族。

“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中的重要内容。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共产主义社会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另外,对无产阶级劳动者来说,如果不“把资本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就永远无法摆脱被剥夺的悲惨命运。然而资本都是掌握在资产阶级手里,他们自然是不会心甘情愿地“(自己的)资本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所以对劳动者来说就要通过“阶级斗争”来取得“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这个“生产资料公有制”目的。马克思说:“资本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把资本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时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这看起来似乎就是“阶级斗争”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所在。

然而问题是,这个理论不论是在前苏联还是在中国的实践过程都出现了种种问题,而且是大问题和严重问题!以至于在今天,对那个年代稍有点记忆的国人只要一听到“阶级斗争”的字眼,就有种“不寒而”的感觉!这就是那个年代留给国人的精神烙印!正由于“阶级斗争”曾经给社会给国家带来过灾难性影响,因此国内一些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提出应当抛弃“阶级斗争”理论,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研究者们认为,鉴于“阶级斗争”在马克思主义中的重要地位,“抛弃阶级斗争就是抛弃马克思主义”。故此孰是孰非,目前尚难有定论。

我本人是个和平主义者,虽然我对马克思主义中关于“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之类理论尽管感觉有点激进与暴力成份,但同时也认为可能在一定范围内和某种情况下还是有其合理性与必要性的,并不主张完全将其抛弃,而是主张慎用与善用。

讲到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很让我想到明朝福州才子曹学佺的那对千古佳句: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其中所说的“仗义”便是无产阶级的特有优点与精神之一:团结、讲义气。但很不幸,以“读书人”为重要构成主体的资产阶级确实有“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暗地里却另行一套”的“负心”特点。再看看欧美民主国家的选举文化,候选人在选举时都会信誓旦旦地做各种承诺,但上台之后却经常无法兑现承诺,这种资产阶级的“负心”本性还真让大才子无意中给说对了。对于现代的无产阶级,毫无疑问,他们的技能素质、文化素养与团队精神都要比以往任何时代的无产阶级要强,当然会拥有比以往任何时代的无产阶级更多优点与更高觉悟水平。但其中问题在于,发动具有一定规模的“阶级斗争”总是存在不可控的风险,这其中难免有些居心不良者会在此过程中乘机煽风点火而故意把“阶级斗争”扩大化。当阶级对立的仇恨一旦被点燃,原本潜藏于人性深处的恶的本性也将会被无所拘绊地释放,那将会使社会深陷于人性灾难的深渊之中,其所造成的后果甚至是毁灭性的。所以我认为,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还是把“阶级斗争”当成手术刀来使用为好,只是针对个别或极少数人群,只是为了去除某些部位的毒瘤而用,没必要满身轧刀,否则人也活不了。这就是我所说的慎用与善用原则。

近几年国家管理高层开展的一系列反腐“打虎”运动在我看来就是一种较为理想的“阶级斗争”模式,我个人认为其背后本质是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为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而开展的一种类似“阶级斗争”运动。要实现共产主义,那么在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也就是社会主义阶段最重要的就是要严防资本主义复辟。资本主义的本性之一便是逐利与嗜血,它所追求的目的是通过控制国家重要产业进而控制国家命脉,最终使国家沦为它的逐利工具。比如当今美国背后就是由几个庞大财团家族在控制着整个国家机器的运行,而当国家一旦不能为它继续谋取利益时,资本甚至可以弃国家于不顾而另寻宿主。因此一旦国家被资本控制,其长期后果将是相当可怕的。正因为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所以需要高度严防资本主义势力抬头与复辟,所以要高度警惕防止出现任何妄想控制国家重要产业的资本家族势力。所以这几年国家高层不惜以各种代价不遗余力地反腐“打虎”,其背后是有深意的,在我看来这也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形式,是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阶级与潜在资本主义势力展开的一种“阶级斗争”形式。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

鉴于规模化“阶级斗争”的不可控性和复杂性,做为党组织的一员,我本人的看法就是慎用或者只是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针对个别或极少数的群体使用。然而如果要建设共产主义社会,如何“(属于资本家的)资本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却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难道除了“阶级斗争”之路便别无他途了吗?我觉得一定还有其他比“阶级斗争”更好的方法与方式。而现在,经过我的探索,我所构思的方案之一便是以我所领悟的“贵族精神打造文化引导资产阶级精英自觉成为共产主义精神贵族这一途径。

关于我所讲的“贵族精神打造文化”其实是以中灵文化体系中的“财富进化论”理念结合中灵超级精神修炼技术,用以提升修习者的精神境界以及对财富本质与意义的领悟,同时还将讲解我本人在超觉禅功状态下通过与宇宙精神沟通所领悟到的“贵族式”家族资产传承模式,其目的是使已经富有者不仅能够摆脱中国传统上所说的“富不过三代”的宿命,更重要的是能够“富三代成贵族”!这里的“贵族”指的是能够为社会创造重要价值与贡献因而能够被社会各界给予尊敬的家族。而不是象过去封建社会中的那种贵族概念。我相信这种贵族精神打造文化”将会使资产阶级精英能够深入领悟到关于财富的深层本质以及用以升华生命意义的方式,使之能够自发自觉地将部分家族资本投入公益事业当中而“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而不需要通过暴力式的“阶级斗争”来实现这种结果。这种处置家族资产方式的结果不仅不会减弱家族资产,反而将会使其家族能够“富三代而成为贵族”,也就是能够成为共产(共享)主义精神贵族的典范,从中体现了老子所说的“以其无私故而能成其私”的思想理念。

这里稍微补充一下,中灵“财富进化论”也可算是中灵文化体系中极具传奇性色彩的一项内容,它是我本人在一种特殊的灵悟状态下直接获得,是宇宙真理的直接呈现方式,也是一种“天机示现”的结果20111221日上午,我福建老家莲花山禅修时,在静定中忽然一缕灵光掠过心头,犹如宇宙在刹那间打开了天窗,那一瞬,突如其来的一种明觉之音在心灵中响起,刹那间对于财富的意义顿然有了一种开悟的认识:原来财富的进化要经过三个阶段,即形物阶段、艺术阶段和概念阶段(具体意义在相关课程及以后所著文章上详释)结合现实环境来看,这项理念的出现将具有重大的社会意义,也会创造极大的社会价值。如果能得到适当运用的话,它将会帮助国家和社会解决很多社会问题,包括当今国内富人阶层与普通社会民众之间的各种矛盾问题。至于我所倡导“贵族式”的家族资产传承模式简单地讲:就是建议已经富裕起来的人士在未来传承家族资产时,可以用一半资产建立一个家族性的公益基金,用于发展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只将一半资产传承于子女,同时把这项做法当成一条“祖训”和“家风”进行世代传承。由此三代之后将会使这个家族能够倍受社会各界尊敬而自然具有“贵族气质”,也将自然拥有“贵族家风”而能够成为名符其实的社会贵族,并将因此能确保其家族世代兴旺发达而生生不息。这也是一种使私人财富成为社会“共产”的模式,它将会解决富人阶层较为普遍存在的对“富不过三代”说法的担忧,将能够使他们的家族“富三代之后成为贵族”。

鉴于我本人是个“和平主义者”,我希望未来能通过“贵族精神打造文化”,能够以“兵不血刃”的方式而非暴力方式实现使更多私人资本能够自发自觉地“变为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公共财产”。相信通过我的课程,未来将会有更多富人阶层认识到我所倡导的这种“贵族式”资产传承模式的好处,进而在国内富人阶层中流行成为一种社会风气,而这种社会风气也将会成为国家精神的构成部分,将有助于促进国家与社会的更加富强与和谐。希望未来我所研究的相关文化成果能够有助于使国家实现这样的目的。

关于中灵文化精神与国家精神和世界精神

我在前文中讲到,源于我所领悟的“修炼世界”之理念,形成了在我所创建的中灵文化体系中有几个具有核心意义的价值信仰理念,其中有:追求为世界留下什么而不是从世界中得到什么追求超越自身利益的世界利益;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等等。这些价值信仰理念也体现了我所领悟的“宇宙精神”的内涵,构成了中灵文化精神的主体组成部分。我在前文中讲到“共产主义也就是宇宙精神社会制度化的理想社会”因此中灵文化精神与共产主义精神从本质上讲是一致的,都是为了能够最大化地谋求世界整体的利益。做为中灵文化的传播机器,未来,中灵企业将通过自己的“中国梦”与“世界梦”实现计划以实现中灵文化精神使命。关于中灵事业的“中国梦”与“世界梦”可以简单概括为:中灵企业各种运营项目为载体,借助于现代企业化运作中灵文化精神弘扬于世界,致力于使中灵文化精神能够成为国家精神、民族精神乃至世界精神的一部分

做为中灵文化的传播机器,可以说中灵企业的创业目的几乎与所有的企业都不相同,可以说我本人之所以想创办中灵企业,更主要的是出于一种对民族文化复兴伟业的使命感与纯粹的文化承担精神。我认为:民族复兴的前提一定是民族文化的复兴!中灵文化,做为传统国学文化在新时代的传承者与创新者,同样也承担着民族文化复兴的使命!因此,我本人创办企业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创造物质财富,更终极的意义是:通过对企业的运作,能够将中灵文化精神、文化理念与文化技术弘扬于世界,使中灵文化的生命价值信仰理念能够成为国家精神、民族精神乃至世界精神的一部分,使之与人类未来漫长的文明发展历史永久共存!成为推动人类精神文明进化的一支力量!

其实这也是共产主义精神所要求的。目前中灵文化只是我个人的“财产”,而未来我所要做的就是使之成为社会的“财产”、国家和民族的“财产”,乃至成为世界的“财产”。我相信,当中灵文化及其内秉的中灵文化精神能够成为世界共有的“财产”时,将有助于促进整个人类社会的精神文明进步,从而为人类社会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贡献做出的贡献!而这便是这个伟大时代所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我们将为能够承担这样的使命感到无上的光荣与豪迈!未来,我将以中灵文化广育人才,以此为基进而创办“中灵慧海国际教育集团将本着“做三千年之后的事业”的精神与使命,通过执行宏伟的文化长征”与“文化远征”战略,致力于通过几代人的不泄努力来实现这一目标与使命!从而为世界留下一座金碧辉煌而历久弥坚的精神文化圣殿!从而让世界在“三千年之后”(仅指时间漫长之意,并非确指最终能够实现人类社会的最高想——共产主义!

关于本文结语

我本人既是一位传统国学文化研究者,也是一位中共党员。源于这几年对国家高层反腐意义的认识,以及当前国内一些人士在西方国家“普世价值观”渗透下所产生的对本国文化、制度及各方面一味否定的现象,以我所研究而得出的观点出发,越发觉得国家有必要结合传统文化精神内涵以之重新阐释共产主义精神,并以之为核心主体精神重建国民信仰以及塑造超越西方“普世价值观”精神的国家精神。有感于“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思想,觉得很有必要将自己的一些想法进行梳理表述以供参考借鉴。故此著作此文,以此做为一位传统文化研究者同时又兼中共党组织的一员的我的基本观点和立场。文中所述仅代表个人浅见,难免有谬误之处,但我本人还是希望能够对党组织建设,对国家文化、国家精神建设有所借鉴,从而能为“中国梦”的实现贡献微薄绵力。做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愿我有生之年,能一睹神州大地呈现超越过往史上的汉唐盛世雄风,能再见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之巅!则此生幸甚矣!

 中灵文化兼《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创始人  灵 宗

           2015714日随笔于闽东莲城小镇

·中灵文化百项高端养生修身
·中灵教育:开启高端心灵课
·中灵文化运动:开启高端心
·“灵性管理:如何实现生命
·关于我的孤独情怀与孤独诗
·中灵文化百项高阶身心修炼
·成佛后的归宿:重入轮回做
·灵性管理:东方式的量子管
·灵性管理·禅气心法与“千
·灵性管理:以“修炼世界”
·佛家心想事成之法——大准
·高层丹道修炼理念揭秘:整
·辟谷的革命 彭印高(教
·修行体悟:“本心直入”与
·服气辟谷 道家治疗糖尿病
·灵宗修行法与寻常气功修炼
·断食疗法及功效
·暗物质和暗能量
·我的修行历程与我的世界(
·人与宇宙能量场(转载)
  首页 | 中灵动态 | 中灵课程 | 中灵历程 | 中灵论道与心法 | 中灵精神与理念 | 灵性管理学研究 | 中灵养生专栏 | 中灵诗作 | 中灵规划与杂谈 | 其他参考 | 招聘合作 | 留言反馈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Copyright © 2007 http://www.lingz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灵文化网——禅气正道养生文化与《现代企业灵性管理学》的传播者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ICP备09110418号 | 电话:18911369889(林老师)  
地址:福建省福安市金湖路京都美景花园6号楼   技术支持:深圳开心网络